>

三峡考古发掘渝东头名刹,辽宁省文物考古钻探

- 编辑:463.com永利皇宫 -

三峡考古发掘渝东头名刹,辽宁省文物考古钻探

      近日,记者从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获悉,近期该院在三峡库区考古工作中取得重大收获,发掘巫山高唐观遗址为渝东第一名刹。

1月22-23日,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2018年度田野考古工作汇报会在临淄工作站举行。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业务人员集中汇报了2018年度田野考古工作成果,同时也藉此机会介绍工作方法、经验体会,以期通过汇报交流共同促进提高业务水平。现将汇报内容简介如下:

  高唐观遗址位于有“渝东门户”之称的重庆巫山城西长江北岸的高丘上,其三面环山,一面临水。“今年2月,我们对该遗址进行考古发掘。近六个月的时间,发掘了4000多平方米,发现了7座建筑基础,明清时候的灰坑30几座,墓葬81座,还有两座墓葬暂时还没清理。”据高唐观遗址考古现场工地负责人周勇介绍,如果算上2001年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这里发掘的话,就已发现了120座墓葬。综合起来,整个高唐观遗址通过前期调查发掘,其时代涵盖西周、东周、东汉、西汉、南朝、唐宋及明、清时期。保存有夯土堆积、灰坑、灰沟、墓葬、房址等遗迹,埋藏了大量的陶、石、铜、铁质遗物及碑刻等历史文字记载材料。

图片 1

  周勇称,该遗址主要有四大方面比较重要的发现:第一,在海拔200多米的地方,找到了西周时期的原生的文化层堆积,这是在重庆的峡江地区几乎是非常少见和罕见的,也证明了早期的文化遗存,这对以后发现重庆地区的类似遗存,寻找早期的这种文化层和文化堆积有一个指导性的作用。第二,发现了非常多的战国时候的墓葬。西周的墓葬是以土族的巴文化为主,到了战国一个时代的突然变迁,就变成了以楚文化为主。从西周到东周这个阶段,明确反映了巴国的衰落西撤和楚国的强盛西进,这是非常明显的。第三,就是发现了在西汉时候,一个规范的比较有规划的很可能是公共墓地,官方规划的公共墓地,因为它主要是以贫民为主,但是它的随葬品各具特色。不会是一个有规矩的家族史墓葬,而有可能是一个规划好的公共墓地,所以大家都在这随葬,但是相互之间它有规划,几乎不存在叠压打破,并且有一个取土回填的习俗发现,算是一个特殊的比较罕见的葬俗存在。再就是到明清时候的僧人墓葬,以前我们总认为僧人墓葬主要是在寺庙的建筑范围外寻找,但是现在我们发现了几座墓葬都是在寺庙范围内。就是说它基本上有可能是提供了一种新的僧人葬俗。第四,发现了规模比较大的明清时代的建筑基础。这个基础并且有文献记载,它从明万历年开始,一直到乾隆嘉庆、道光光绪的一个改扩建。虽然我们发现不能证明某一个房子就是某一个时代的,但是我们能够发现它从早及晚的房子是由小及大的一个过程。所以它的建筑格局到光绪年的时候达到了4000多平方米的占地面积,那时已完全可称作为渝东第一名刹了。

临沂箭眼石旧石器地点的新发现 孙倩倩 马陵山箭眼石地点位于山东省临沂市郯城县泉源乡集子村北1公里处,石器分布地点位于马陵山东坡、样山南麓东坡,海拔高度在62-82米之间,东侧紧邻沭河。根据此次系统调查,共采集到石制品测点1082件,遗址分布面积约18000平方米,核心区域约1200平方米。石料以石英、水晶、玛瑙、蛋白石、燧石、泥岩、石英岩为主。采集的石制品包括石核、刮削器、细石叶、石片、碎屑、断块等。石制品中存在典型的细石核(船型石核、柱状石核)、细石叶、两面加工的石制品、端刮器、钻器、使用石片、石片等,应属细石器工业类型。箭眼石地点是马陵山地区新发现的细石器地点,补充了马陵山地区的细石器地点群。此外,箭眼石地点在试掘过程中,还发现地层中出土的石制品,已经选取土样正在等待测年数据。箭眼石地层的发现也为此次调查和以往调查的细石器遗存提供了一定的地层依据。

  周勇表示,说高唐观遗址是渝东第一名刹,因为到目前为止,所发现的整个渝东包括整个峡江地区,高唐观遗址它的清代建筑基址就达4000多平方米,这么大的一个占地面积是少有的。再从影响力来说,从战国楚宋玉的《高唐赋》《神女赋》,到唐李白《古风》、沈佺期《巫山高》、王无兢《巫山高》、皇甫冉《巫山高》、李商隐《楚宫二首》等,都对高唐观有一个浪漫的描写、描述。所以从文学影响力来说,它作为一个名刹也是实至名归。

图片 2调查过程 图片 3箭眼石地点 图片 4石器标本

    (来源:巫山网)

山东汶上县小石器地点调查新发现 孙倩倩 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2017年10月至2018年8月对贾柏遗址保护范围的勘探调查中,对原分布在贾柏遗址保护范围内的24处石器地点进行了复查,采石制品556件。其中岗子地点石器分布较为密集,共发现石制品456件。石料种类单一,以黑色燧石为主、少量灰色燧石、极少量玛瑙。石制品包括石核、刮削器、石片、碎屑等。其中刮削器包括凹缺刮器、双刃刮削器、凸刃刮削器、单直刃刮削器,以凹缺刮器最具特色。石核中未见典型的细石器石核,未采集到明显的细石叶。以汶上岗子地点为代表的汶、泗河流域石器地点群呈现出和临沂马陵山地区不同的工艺特征和文化面貌,为山东地区的旧石器晚期石器研究提供了较好的考古材料。

图片 5小石器地点分布图 图片 6岗子地点石器标本分布示意 图片 7石器标本

定陶何楼遗址考古发掘主要收获 高明奎 何楼遗址位于菏泽市定陶区仿山镇,东距仿山遗址约400米,西南距十里铺北遗址约800米。2018年,首都师范大学、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菏泽市历史与考古研究所、定陶区文物局联合组队发掘,揭露面积600平方米,对该遗址的埋藏保存状况、文化内涵有了初步把握。最主要发现有:北辛文化晚期至大汶口文化早期阶段的新石器时代遗存及60余座汉代小型土坑竖穴墓。汉墓分布密集,均有封土,长方形砖椁,多单人葬,也有同穴合葬墓,遭破坏严重,多迁出或盗扰;新石器文化堆积厚1-1.5米,惜被大量汉墓破坏,清理灰坑9座、墓葬2座及灰沟、柱洞等,出土大量陶片,其中红陶钵最多,还有鼎、双耳壶、釜、支脚、盆等。该遗址新石器时代遗存为鲁西南、鲁西地区迄今发现最早的古人类文化遗存,填补了该地区史前文化发现的空白。

图片 8遗址航拍 图片 9红顶钵 图片 10双耳壶

汶上县贾柏遗址的考古勘探 梅圆圆 贾柏遗址位于汶上县中都街道东贾柏村东南的台地上,北距255省道约0.5公里,西距国道G105约1.5公里,南距南泉河约1.5公里。2006年,贾柏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经本次全新勘探,基本探清了贾柏遗址的分布、形状、面积和聚落结构。根据勘探结果显示,贾柏遗址现存形状略呈西北-东南向长椭圆形,东西长度约260米,南北宽度约170米,现存面积约3.5万平方米。因遗址北部被破坏,其原生形状和面积应大于现存状况。 遗址的主体为北辛文化堆积。除此之外,局部地区分布有一层较薄的东周时期文化层,遗址北部靠近断崖处有一批战国或汉代时期的墓葬。北辛文化堆积保存较好,现存堆积厚度0.5-2m不等,目前勘探到的北辛文化遗迹主要有灰坑、房址、窑址、墓葬、壕沟和洼地等。遗址外围发现有一圈外壕沟及洼地,将遗址形成环抱之势,中部发现一圈内壕沟,遗址的核心区位于内圈壕沟以内,遗迹数量较多、种类丰富,内圈壕沟与外圈壕沟之间有少量遗迹,外圈壕沟以外则鲜有文化堆积发现。

图片 11贾柏遗址航拍 图片 12勘探遗迹分布图 图片 13壕沟内土样

滕州西孟庄遗址的考古发掘 梅圆圆 西孟庄遗址位于滕州市界河镇西孟庄村南约120米处,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便在此处取土烧砖等,对遗址造成严重破坏。现遗址仅残存保留底部。通过勘探,遗址范围较小,东西长约100米,南北宽约60米,残存总面积约6000平方米。 新建枣菏高速公路恰东西穿过遗址中北部,由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组建西孟庄遗址考古队,对该遗址进行抢救性发掘,共布5×10米探方28个,发掘面积1400平方米。 发掘共揭露围墙基槽1道、房址15座、灰坑21个、墓葬1座以及洼地1片,时代多属龙山文化早期,若干灰坑为龙山文化中期。围墙的地上部分已不存在,现仅存基槽和柱坑。围墙基槽及柱坑在发掘区内的范围呈半圆形,直径约35米,半圆周长约110米。可分为两期,Ⅱ期打破Ⅰ期基槽,宽50—75厘米,基槽内有一排近乎等距离的粗大柱坑,共37个。多为圆形,少数椭圆形和近圆形,直径60—85厘米。在围墙基槽内侧还有一排柱坑,与基槽内的每一个柱坑一一对应,到基槽内边线的距离有50—70厘米,多为圆形,只有南部的为椭圆形,直径40—70厘米。Ⅰ期围墙基槽位于Ⅱ期的外侧,被Ⅱ期打破所剩无几,只在北部,西部有残存,残长约105米,口部残宽1—30厘米,斜壁内收,平底。房址均分布于围墙内侧,其中1座为半地穴式建筑、1座为圆形地面式建筑,4座为方形连间地面式建筑、其余均为方形单间地面式建筑。根据房址形制和叠压打破关系判断大致可分为三期。围墙外围则为成片分布的洼地,范围较大,环绕围墙,接近半圆,形状不规则,洼地内填土为黑褐色黏土,从解剖探沟观察,底部较平缓,但高低不平,深10—55厘米。 通过发掘可知,西孟庄遗址是一处结构较为完整的龙山聚落单元,聚落内建造有一道围墙将内部居址区与外围洼地分开,内部居址区房址叠压打破关系较多,应为多次利用反复建筑而成。

图片 14遗址航拍 图片 15F3 图片 16出土陶器

滕州岗上遗址的考古勘探 孙启锐 岗上遗址位于滕州市东沙河街道陈岗村东北,地势北高南低,北部有高台地,小漷河由南向北经过遗址的东、北两侧,呈半环绕之势。岗上遗址是大汶口文化最初发现地点,现为山东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三普”时确定遗址面积约70余万平方米,曾出土大量精美玉器。 勘探之前我们确立了“总-分-总”的工作思路,本次勘探先把握遗址范围、堆积状况和大型遗迹搞清;利用专业航拍技术形成遗址的DOM和DEM图像,再使用GIS系统结合探孔数据进行分析。 本次勘探自2018年11月初开始,目前勘探工作暂告一段落,共计勘探面积约11万平方米。 遗址以大汶口文化堆积为绝大多数,时代较单纯,大汶口堆积一般含较多烧土颗粒、夹白色或褐色斑点,呈灰褐或浅灰褐色。以小漷河以东面积计算,遗址面积达53万平方米。勘探发现了遗址外围的城壕,其围成的区域东西长620-730,南北宽470-520米,面积约33万平方米。城壕宽11-25米,最深2.8米。在城壕内侧,发现城墙迹象。通过在西壕沟位置开挖探沟,确认了城壕和城墙的存在。 岗上遗址的勘探工作仅仅是一个开始,但通过短暂的工作,从遗迹的面积、城壕城墙围成的面积看,岗上遗址无疑是大汶口文化鲁中南地区的中心聚落。

图片 17

遗址航拍 图片 18壕沟走向示意图

图片 19城墙夯土土样

城子崖遗址岳石文化晚期北门址发掘 朱超 2018年8月至12月,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于2017年度发掘区南侧偏东位置继续扩大对岳石晚期城址北门址的揭露,旨在全面了解岳石晚期北门址整体轮廓及结构特征。 发掘面积约1600余平米,揭露隔墙2处,门道夯土基坑2个,门塾性质房址1座,各期灰坑12个,龙山及岳石墓葬各1座,东周水井2口,近现代道路2条,近现代坑沟若干。 北门址位于遗址北部凸舌区域东北,在西北—东南向近100米范围内由南、北两段相对独立的隔墙可分割成三个相毗邻的豁口,豁口应为开设门道位置,根据布局结构可分为北偏门、中门、南偏门三部分。北偏门豁口宽约8米,南偏门豁口宽约5米,中门豁口宽约25米。其中中门豁口又由两个2米余长的近椭圆形夯土基坑等分为三个门道,即北门道、中门道、南门道,每个门道宽约7.5米左右。北隔墙西侧发现警卫性质的门塾建筑。 初步认识: 1.岳石晚期城址北门形制轮廓基本清晰、布局较为规整,结构略显复杂,功能建筑较为齐全,特别是中门“一门三道”结构的发现最为重要。结构上虽较历史时期城门略显原始,但应是此类城门结构的雏形,是目前发现最早“一门三道”城门遗迹。 2.从中门“一门三道”及两侧偏门形制布局特点分析,其无论功能及使用方式如何,都不能排除岳石文化晚期它可能具有一定的政治礼仪功能,侧面反映出城内居民构成可能已经出现明确的等级化。

图片 20北门址航拍 图片 21F2门塾 图片 22夯土基坑

齐故城河崖头西南遗址的发掘 赵益超 河崖头村西南遗址位于临淄齐故城大城东北,地处河崖头村西南部,是为配合临淄齐故城国家遗址公园河崖头殉马坑展示项目拆迁安置工程而开展的发掘项目。发掘工作由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组织实施,临淄区文物管理局配合相关工作。目的为搞清东西干道的结构、分期和年代问题,并搞清周边的地层堆积情况,为临淄齐故城的城市建设年代、城内布局及规划研究提供新的资料,采用探沟解剖的方式,发掘开设正南北向探沟一条,南北长50米,东西宽3米。 地层堆积相对简单。遗迹堆积丰富,相互叠压打破关系复杂。共发现遗迹单位160余处,其中灰坑109处,水井9眼,墓葬34座,道路11条,沟13条,夯土台基1座。道路是本次发掘的主体,主干道厚约1.5米,最宽约12米,道路分期明显,最晚至唐宋时期,最早可到战国-西汉时期,道路两侧多有边沟,也可能存在路肩,早期道路南侧利用了城内排水沟作为边沟。在主干道位置分布小孩墓,年代应均为汉代,是值得探讨的社会风俗。灰坑主要分布于道路北侧,以生活垃圾坑为主,以汉代为主,少量战国时期,目前未见更早者。夯土仅存基槽部分,位于发掘区中部。本次发掘既有收获,又提出了新的课题。

图片 23探沟航拍 图片 24道路痕迹 图片 25瓮棺葬

本文由考古发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三峡考古发掘渝东头名刹,辽宁省文物考古钻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