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文化遗产保护探索国际合作新路,敦煌的女

- 编辑:463.com永利皇宫 -

中国文化遗产保护探索国际合作新路,敦煌的女

图片 1

内容摘要:樊锦诗被称为“敦煌的女儿”,这五个字表达了她与敦煌的血脉相连、心犀相通。

本文系《中国社会科学报》第174期2版“资讯”文章之一。

樊锦诗被称为“敦煌的女儿”,这五个字表达了她与敦煌的血脉相连、心犀相通。她常说:“人类的敦煌,要让人类了解,敦煌历史文化只有为人们欣赏,才能在激发人们热爱敦煌文化艺术的同时,自觉地保护敦煌石窟。”

关键词:

  历经多年筹备、编制和修改,中国文化遗产第一个国际合作规划项目——《敦煌莫高窟保护总体规划》近日正式由甘肃省政府发文公布实施。记者从敦煌研究院了解到,该院正与有关机构合作,抓紧制定各分项专项规划。同时,北京大学也接受委托对敦煌古城进行城市设计。

在许多场合,敦煌研究院院长樊锦诗一出场就自然而然地成为焦点人物。衣着朴素简洁,举止大方沉稳,语言清晰准确而毫无虚饰的她,既有江南女子的细致与温和,又有多年扎根西北的坚毅与朴质。

作者简介:

  《规划》的实施为敦煌市发展带来怎样的机遇?将敦煌莫高窟建成世界级遗址博物馆,是否会造成保护与利用的两难困境?国际间通力合作保护敦煌莫高窟,为我国文化遗产保护提供了怎样的示范效应?专家对此进行了分析。

樊锦诗,浙江杭州人,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毕业,现任敦煌研究院院长,研究馆员。兼任中国吐鲁番学会名誉会长,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副主席,甘肃敦煌学学会会长,兰州大学历史系历史文献专业博士生导师。主要致力于石窟考古、石窟科学保护和管理研究。

图片 2

  **文化遗产保护须有国际视野

樊锦诗被称为“敦煌的女儿”,短短五个字表达了她与敦煌的血脉相连、心犀相通。平易近人的作风使人忘记了她的各种头衔,只将她当作博大而美丽的敦煌的代表。她提到最多的,除了敦煌遗产,就是已故的常书鸿、段文杰、季羡林等对我国敦煌学发展厥功至伟的先辈学者。

  樊锦诗被称为“敦煌的女儿”,这五个字表达了她与敦煌的血脉相连、心犀相通。她常说:“人类的敦煌,要让人类了解,敦煌历史文化只有为人们欣赏,才能在激发人们热爱敦煌文化艺术的同时,自觉地保护敦煌石窟。”

**  “应以国际视野来看待敦煌莫高窟问题。它是人类共同的物质文化遗产,每个人都有保护它的义务。中美澳三国共同保护敦煌莫高窟,在保护人类文化遗产问题上先行了一步。”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所长郑炳林告诉记者。

1963年,樊锦诗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敦煌,至今恰好半个世纪。出身上海,求学燕园,扎根敦煌,空间跨度数万里。当年,在北京大学学习考古的樊锦诗读了徐迟的文章《祁连山下》。这篇当时激荡过千万读者心怀的文章,也在樊锦诗心中掀起片片涟漪,她以常书鸿、段文杰等前辈为榜样,愿将毕生心血献给敦煌。

  在许多场合,敦煌研究院院长樊锦诗一出场就自然而然地成为焦点人物。衣着朴素简洁,举止大方沉稳,语言清晰准确而毫无虚饰的她,既有江南女子的细致与温和,又有多年扎根西北的坚毅与朴质。

  目前,我国五大石窟大多面临着自然力破坏和人为破坏等诸多问题。据敦煌研究院院长樊锦诗介绍,为解决这些难题,从1997年冬开始,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中国国家委员会与美国盖蒂保护研究所、澳大利亚遗产委员会合作制定了《中国文物古迹保护准则(草案)》,明确规定了文化遗产要制定保护规划。同时,为验证《准则》的可操作性,1999年经上述单位协商,以敦煌莫高窟为实例,用《准则》规定的保护程序、原则作为指导,开始启动制定《莫高窟保护与管理总体规划》项目。

几赴敦煌参加石窟调查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白滨回忆起1964年初见樊锦诗的印象:“一个上海姑娘,瘦小的身材,精明干练、风华正茂。”

  樊锦诗,浙江杭州人,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毕业,现任敦煌研究院院长,研究馆员。兼任中国吐鲁番学会名誉会长,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副主席,甘肃敦煌学学会会长,兰州大学历史系历史文献专业博士生导师。主要致力于石窟考古、石窟科学保护和管理研究。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张弓认为,应大力提倡文化遗产保护国际合作,倾听不同国家专家和艺术家的声音。

鸣沙山下,大泉河畔,茫茫戈壁,千佛为伴。数十年西北的风霜雨雪,足以将风华正茂变作双鬓染霜,但心中信念却如饱经锤炼的真金,愈久弥笃。居陋室,喝苦水,餐风沙。从实习生到院长,樊锦诗见证了敦煌研究院的发展与进步。在她的带领下,敦煌研究院开创了我国石窟遗产保护、研究的多个“第一”,在科学管理、科学保护、国际合作、数字敦煌、人才培养等方面硕果累累,为国内同行提供了可借鉴的宝贵经验。

  樊锦诗被称为“敦煌的女儿”,短短五个字表达了她与敦煌的血脉相连、心犀相通。平易近人的作风使人忘记了她的各种头衔,只将她当作博大而美丽的敦煌的代表。她提到最多的,除了敦煌遗产,就是已故的常书鸿、段文杰、季羡林等对我国敦煌学发展厥功至伟的先辈学者。

  **慎建世界级博物馆

樊锦诗数十年专心于敦煌石窟考古的研究。在她的主导下,敦煌研究院首先开始了我国文化遗产的对外合作,不断吸收国际上先进的文物保护理念和技术;率先开展了敦煌壁画遗产数字化工作,为保存敦煌石窟找到了科学的方法和手段。在她的主导下,敦煌石窟走上规范化管理的轨道,较好地解决了敦煌石窟有效保护和合理利用之间的矛盾,使保护和开放得到协调发展。在她的主导下,基本建成有较高素质的多学科人才队伍,为敦煌石窟事业的长远发展奠定了人才基础。

  1963年,樊锦诗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敦煌,至今恰好半个世纪。出身上海,求学燕园,扎根敦煌,空间跨度数万里。当年,在北京大学学习考古的樊锦诗读了徐迟的文章《祁连山下》。这篇当时激荡过千万读者心怀的文章,也在樊锦诗心中掀起片片涟漪,她以常书鸿、段文杰等前辈为榜样,愿将毕生心血献给敦煌。

本文由考古发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文化遗产保护探索国际合作新路,敦煌的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