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井伊直弼是谁,大久保利通

- 编辑:463.com永利皇宫 -

井伊直弼是谁,大久保利通

重要事件

大久保利通(おおくぼ としみち,1830年9月26日-1878年5月14日),幼名正助,号甲东,后改名利通。生于日本萨摩藩,原为武士,日本明治维新的第一政治家,号称东洋的俾斯麦。为了改革翻云覆雨,铁血无情,不论敌友,挡在他前进道路上的只能是灰飞烟灭。他最后被民权志士刺杀身亡,但也成就了明治维新的成功。

这是我看过的第一部日本历史剧。最初是好奇,日本的历史究竟是怎样的,他们的文化、信仰、穿着、住所,很想一探究竟。

1830年9月26日,大久保出生在萨摩藩鹿儿岛下家治屋町的一个城下武士家庭,尽管在士农工商四民中属于统治阶级——士的一员,但城下武士在武士中却属最下层。大久保出生的年代正值日本最后一个武士政权——德川幕府的末期,当时日本的实际统治权掌握在德川氏出身的将军手中,其幕府设在江户(今东京);天皇的朝廷设在京都,对政治并无实际发言权,有时连生活也成问题。除幕府直辖的土地外,日本全国还分布着对自己的领地有自治权的260多个藩国,其中大久保所在的萨摩藩和毛利氏统治的长州藩尤为强大,且与幕府貌合神离,常使幕府感到如芒在背。幕府自1639年完成锁国体制后200余年太平无事,但经过资产阶级革命的欧美各国为把贸易扩展到全球而频频出现在日本周边,向日本施加要其开国的压力。

政治举措

日本的“大河剧”,由NHK制作,每年一部,都是有实力的演员出演,比较忠于史实。《笃姬》一共50集,想想每周一集的更新速度,真是要一年才能看完啊。还好我是等它出完了才看的,哈哈。

少年得志

逢迎上位

笃姬小时候的生活很惬意。出生在萨摩岛津分家,原名于一,父母慈爱,兄长关怀,还有好友尚五郎。小时候的于一,开朗活泼,喜欢读史书,喜欢下围棋,还喜欢装扮成男孩子去私塾上学。那时候一切都很安详,剧情进展缓慢,但是风景很美,尤其是樱岛——萨摩最美丽的火山。

大久保少年得志,17岁时便被任命为藩记录所的助理。但在他19岁那年,萨摩藩因藩主继位人选问题发生“由罗骚乱”,其父大久保利世支持的开明的岛津齐彬一派失势。在父亲受株连被流放鬼界岛之后,身受免官和幽禁双重处分的年轻的大久保,独力承担起了供养母亲和三个妹妹的生活重担。

大久保利通(おおくぼ としみち、1830.9.29-1878.5.14),自称"东洋俾斯麦",明治维新时成为政治家,与西乡隆盛及木户孝允并称维新三杰。天保元年8月10日,大久保生于萨摩藩加治屋町,幼名正助,后改一藏,号甲东。其父大久保利世是萨摩藩士。其母皆吉富久是医生皆吉凤德的次女。皆吉凤德很熟悉欧洲情况,是日本一流的兰学家。大久保自幼受到外祖父的宠爱和管教,对他成年后的政治生涯有非常大的影响。

于一小时候,母亲告诉她,每个人在这世上都有自己的职责,这句话伴随了她的一生。萨摩的女子,都有着一份独特的骄傲。

但大久保并未就此消沉,对国家命运和政治的共同关心,逐渐把他和同乡西乡隆盛、吉井友实、伊地知正治等人聚集在一起。当时的日本已得知中国在鸦片战争中失败的消息,如何使日本免蹈中国的覆辙成了每个关心国家命运的日本人必须思考的问题。大久保等40余人结成的政治团体“精忠组”,经常聚会讨论天下大事,以期有朝一日在藩内东山再起。

大久保习文擅武,勤奋刻苦,学业超群。1846年,17岁的大久保当上了萨摩藩属下的记录所书役。他在步入社会的最初几年,一帆风顺,但非常快便陷入困境。当时的萨摩藩形成了以藩主岛津齐兴的嫡子岛津齐彬为首的改革派与保守派的对立。当改革派闻知岛津齐兴欲立宠妾由罗的儿子岛津久光为藩主时,改革派高崎五郎等准备发动政变,不料被由罗发觉。藩主对改革派大肆镇压。大久保的父亲因参加高崎派受株连。1850年被流放到鬼界岛。大久保也被免除记录所书役的职务。从此,扶养妈妈和三个妹妹的重担,就落到大久保的身上。他并不因生活困苦而沮丧,在逆境中反而增强了坚韧的性格和追求权势的野心。

尚五郎暗恋着于一,于一却并不知情。尚五郎经常去于一家,于一教他下围棋,两个人总是一边下棋一边聊天,这也成了他们日后每次相逢时必做的事。尚五郎为于一,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子呢?于一望着远处的樱岛,笑着说“我要嫁给日本第一的男子。这个男子,并不一定真的要日本第一,只要是我心中的日本第一就够了。”

图片 1

大久保一面为生活而奔波,一面组织和开展勤王改革活动,常常在家召集西乡隆盛、吉井友实、税所笃、有马新七、伊地知正治等同乡好友,讨论藩内外政治形势,直至深夜,久而久之,他们就形成了一个勤王的改革派组织"精忠组"。德川幕府的首席老中阿部正弘是个开明派,是岛津齐彬的支持者。在他的压力下,1851年齐兴隐退,其子齐彬当了萨摩藩主,大久保和西乡等人立即受到器重,成了改革派藩士的中坚人物。1853年,大久保恢复了记录所书役的职务,其父也结束了流放生活。1857年28岁的大久保被提升为步兵监督,并结了婚。

于一的人生转折,出现在遇见萨摩藩主岛津齐彬。本该像平常女孩那样嫁人的她,被齐彬大人收为养女,成为了萨摩藩的公主。而之前一直陪在于一身边的老女,因自感身份低微,自尽而亡。老女生前告诉于一“女子的路,是一条笔直的路,既然决定了就不可以回头。”这句话也成了日后支撑笃姬度过许多艰难日夜的信念。

机会终于来了。岛津齐彬在幕府老中阿部正弘的支持下,终于当上藩主,大久保官复原职,时值1853年6月,已是佩里叩关要求日本开国的前夜。齐彬在藩内施行开明政治,而佩里叩关造成的幕府危机又增大了各藩的发言权,身为雄藩藩主的齐彬自然不甘寂寞,经常活跃在中央政局的前台。大久保积极协助齐彬,才华日益显露,官职也由藩记录所书记,升为步兵监督,政治经验日渐丰富。

1857至1858年,政局动荡不宁,幕府老中阿部正弘突然死去。保守派头子井伊直弼就任大老。他在将军继嗣问题的处理上排斥德川庆喜,决定由德川庆福继任将军。在对外签约问题上,他违敕签署《日美修好通商条约》。尤有甚者,他还一手制造安政大狱,镇压坚持尊王攘夷的爱国志士。这时,萨摩藩的保守派也有重新上台执政的苗头。

笃姬关心政事,关心身份低微之人,结识了西乡、大久保等人,还有去过美国的约翰万次郎。笃姬、尚五郎、西乡、大久保,这些昔日的好友,日后将成为改变日本的重要人物。

然而好景不长,保守的井伊直弼代替病死的阿部正弘成为幕府大老之后,兴“安政大狱”,许多爱国志士惨遭屠杀。齐彬恰在此时病死,井伊任命齐彬之弟久光之子忠义为萨摩藩主,保守派开始在藩内抬头。形势的逆转曾使杰出如西乡者绝望自杀,大久保却决心在真正的实权人物久光身上下功夫,以图扭转不利局面。他发现久光爱下围棋,便苦练棋艺,以便交流。听说久光想看《古史传》,他便设法弄到多达28册的《古史传》分册借给久光,并乘机在书中夹带纸条以让久光明白自己对形势的见解。功夫不负苦心人,久光终于逐渐疏远保守派,开始重用大久保, “精忠组”也获得合法地位。

大久保看到齐彬的决定权即将落到久光的手里,就设法接近久光,投其所好,求得信任。当得知久光爱好围棋,他就向吉祥院的和尚乘愿学习棋术,并常在吉祥院向久光献纳的书中夹上写有政治建议的纸条,以博得久光的好感。1858年7月齐彬死去,忠义任藩主。久光为忠义之父,任藩主后见,掌握萨摩藩的实权。大久保果然得到重用,1860年晋升为御小纳户(在主君身边工作的家臣武士)。从此,年青的大久保便同中山忠左卫门、小松带刀等一起掌握了藩的政治实权,在政界崭露头角。

作为一个开明的大名,齐彬大人一直怀着改变幕府的理想,也是为此才收笃姬为养女的——为了让她嫁到德川将军家,说服德川家定任命一桥庆喜为下一任将军。笃姬也是怀着这样的信念去往大奥的。

尽管萨摩藩和幕府都在策划让幕府和朝廷合作以对付外来危机的公武合体运动,但两者的实质却迥然不同,幕府心目中的公武合体,是要回复一切政事委于幕府的幕府全盛时代的制度,而萨摩藩则是要建立一个朝廷对幕府具有政治上发言权的桥头堡。久光进谏天皇敕命德川庆喜为将军监护,让越前藩主松平庆永就任大老,由萨摩藩兵任京都的警卫,并于1862年同大久保一起率藩兵一千人进京,向朝廷施加压力。这样的军事行动在德川幕府时代尚属首次。

公武合体

然而,事情的发展出乎意料。笃姬与家定大人深爱着彼此,笃姬决定作为德川家的一员活下去,支持自己丈夫的决定——任命庆福大人为下一任将军。笃姬没能完成自己的使命,夹在萨摩与德川家之间,进退两难。

就在大久保积极推进公武合体运动之时,早年的“精忠组”同志有马新七等人因早已投入更加激进的尊王攘夷运动,正在策划乘久光进京之际袭击佐幕派公卿。大久保为达到自己的目的,在派人劝说无效后,断然派兵杀死有马新七等人,是为“寺田屋事件”。此事件造成公武合体派和尊王攘夷派的完全分裂,并加速了公武合体运动的进程。朝廷颁布敕命,基本满足了久光的要求并宣布要改革幕政。1864年初,作为公武合体运动结晶的雄藩会议筹备就绪,设置了庆喜、久光等六人组成的“参与会议”,在天皇主持下讨论国策。然而,因各雄藩各怀私心,政见不同,庆喜则梦想幕府重新独揽大权,不到三个月,“参与会议”便因六参议的相继辞职而烟消云散。公武合体运动遭受重大挫折。

久光是个维护封建秩序,主张公武合体的攘夷主义者。这时的大久保追随久光搞公武合体运动。久光曾命令大久保到京都会见近卫忠房,请求向天皇转奏反对德川家茂迎娶孝明天皇之妹和宫为妻,并要朝廷下令让庆喜任将军,松平庆永任大老。为了实现上述主张,萨摩藩愿承担京都之防务。但近卫忠房拒不转奏。1862年3月,久光和大久保曾率千余人出师京都,向朝廷施加压力,以便迫使后者接纳他们的条陈。大久保趁机在京都活动,5月6日与巖仓具视会谈,并由巖仓起草了改革幕政的报告。在这种情况下,朝廷只好采纳久光等人的意见,将庆喜为管家人、松平庆永为大老的命令下达幕府。幕府屈服了。久光获得初步胜利,大久保的名声非常快传遍政界。

不久,开明的齐彬大人因病去世,他写给笃姬的信成为了解开她心结的良药。而家定将军也因病去世,庆福大人成为了德川幕府第十四代将军,并改名为德川家茂。

图片 2

为了促进公武合体,大久保曾与庆喜举行会谈。1864年1月,由德川庆喜、松平庆永、松平容保、山内容堂、伊达宗城、岛津久光等六人组成了"参预会议"。其任务是在天皇主持之下,公卿们共同参与协商,决定国政方针和幕府的政策。参预会议的诞生,是公武合体论的一个具体表现。但是以参预会议为手段的政治改革,并不可以适应日本历史发展和社会改革的需要。朝廷、幕府、雄藩之间各有打算,龟裂四起。实际上公武合体已破产。大久保这时在政治上已趋成熟。他又在考虑选用新的倒幕手段了。

家定大人的去世让笃姬很受打击,守护德川家成为了她活下去的意义。家茂成为了笃姬新的家人,笃姬的身份也由御台变成了大御台,作为德川家茂的监护人参与政事。

而尊王攘夷运动在一度沉寂之后,重新高涨起来。1865年初,另一雄藩长州的藩政权回到尊王攘夷派木户孝允、高杉晋作等人手中,长州开始实行倒幕割据政策。幕府策划第二次征讨长州。本来萨摩曾在禁门之变、第一次征讨长州的战争中多次与长州兵戎相见,这时却因长州通过萨摩购买英国武器而逐渐与之接近。大久保早年即有“一国割据”思想,此时看到它以另一种形式在长州实现,便逐渐转变为倒幕派。1866年2月,萨长两藩在坂本龙马、中冈慎太郎的斡旋下,结成了倒幕同盟,萨摩藩与庆喜的友好关系从此中断。为确保倒幕成功,大久保与朝廷公卿岩仓具视合作,利用天皇权威,于1868年1月3日成功发动宫廷政变。朝廷发布的“王政复古大号令”,废除了朝廷的摄政、关白制度与幕府的征夷大将军。随后朝廷的军队击败进至京都郊外的幕府军队,自杀未死的西乡在此后的戊辰战争中消灭了幕府。大久保则担任参谋后又任总裁局顾问处理内务,协助西乡指挥作战,从而建立并巩固了明治新政权。

富国强兵

新的萨摩藩主岛津久光,是齐彬大人同父异母的弟弟,他想继承齐彬的遗志——改革幕府。此时的尚五郎,已经成为了小松家的养子,并与小松近结为夫妻,改名为小松带刀。不久,久光与小松带刀一起带兵前往京都——朝廷的所在地。

本文由历史人物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井伊直弼是谁,大久保利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