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约瑟那座大山我们早就迈出,3国事迹

- 编辑:463.com永利皇宫 -

李约瑟那座大山我们早就迈出,3国事迹

比如谈到汉武帝,言其信任卫、霍以驱匈奴,固学术也;要是再讨论一番当时中亚政治军事形势,则更学术矣。然而要是谈到汉武帝还在孩提时代被抱在大人膝上时,就知道要娶漂亮的阿娇做老婆,而且许下了“金屋藏娇”的诺言,而且长大后还真兑现了,岂非八卦之至?要是觉得《汉武外传》之类乃野史小说不足为据,那么看看《史记·孝武本纪》,里面记载的全是汉武帝祀鬼神、迎神仙、求长生并且一次次上当受骗的故事,这些故事中的任何一件放到今天,皆媒体上之大八卦也。至于汉武帝临幸其姑母馆陶公主(一位约60岁的老太太)府第,接见她的18岁少年面首董偃,并称之为“主人翁”(现代汉语中“主人翁”一词即本于此),更是当时皇室之超级大八卦——而此事记载在最正宗的官史《汉书》卷六十五中。类似的例子在历代官史中有的是。

科学文明史;中华科学;欧洲;中医;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科技文明;哲学;科林·罗南;桥梁

我之所以提到上面这些陈年旧事,只是想借此指出两点:

这部作品以五卷的篇幅,较为系统地阐述了中国古代灿烂的科学文明。第一卷为综论,介绍了中国古代的文化与思想;第二卷介绍了数学、天学、气象学、地学、地质学、物理学等基础科学;第三卷至第五卷则集中论述了指南针、航海技术、运输车辆、时钟、道路、桥梁、水利工程等应用技术。

现代学者也一点不缺八卦情怀。比如谈到李约瑟,言其皇皇巨著《中国科学技术史》,固学术也;要是再分析一番他的研究成就与不足,则更学术矣。然而要是谈到李约瑟之所以献身于中国科学技术史研究,是因为爱上了当时年轻貌美的中国留学生鲁桂珍,岂非八卦之至?然而这个看法也是不少学者愿意采信的。

通观全书,一个最显著的特点就是融汇中西,在中西比较中凸显中华科技与文明的重要价值。作者秉持这种比较的研究方法,考察中外科学与文明的交流,证明人类各民族、各文明不是彼此隔绝而是相互沟通的;在论述中国时,也常常涉及古希腊、中世纪欧洲、阿拉伯世界、印度、巴比伦,甚至还有美洲印第安地区,用一系列的事实在中国与这些文明之间架起桥梁;近代科学首先在欧洲兴起已是公论,但作者以其研究成果表明,如果没有其他文明区的科学输入,近代科学及工业革命便无从谈起……

图片 1

李约瑟离开我们已经近二十年了,有人也许会问,在今天,李约瑟的作品对于我们还有意义吗?应该承认,写作中国古代科技文明通史这一目标,中国的科学史家们不但早已实现了,而且在许多方面超过了李约瑟。由中国科学院牵头组织、卢嘉锡任总主编、“完全由中国人撰写的”多达30卷的《中国科学技术史》,已由科学出版社出版,其内容之丰富、史料之新颖、体系之完善都超过了当年李约瑟的水平;而以普及型的科技史、文化史读本而论,各种读物更是数不胜数。但即使是这样,我们还是不能说已经翻过了李约瑟这座高山。尽管在多学科的结合、实验手段的应用、考古新发现的掌握、史料的发掘、古文献的考辨等方面,我们现在肯定有胜出李约瑟之处,然而就从人类文明多样性的角度评价中国古代科学而令西方学界耳目一新而言,就从中西比较的宏大视野下展现中国科技文明的伟大成就而言,李约瑟依然是我们追赶的目标。

夫八卦者,非当代写手之专利也,此事古已有之,现代学者亦多有之。

不过,《中华科学文明史》也并非没有缺憾。比如,作为中国科学文化基本的构成要素,中医的医疗传统和实践至今依然“根深蒂固”,具有不可轻视的影响力。然而,有关中国古代医学的论述,并没有在书中得到基本的体现。书中对中医学基础的自然哲学,如基于《易经》的“阴阳五行说”的自然哲学,作了深入的探讨,并且表明其完全具有相当于古代希腊的自然哲学那样的合理性,并非是单纯的“神秘主义”和荒唐无稽的。然而,在第二卷至第五卷的分论中,却并没有更进一步对中医学展开论述。在李约瑟的视界里,中医学在中国古代科学体系中占据了重要的地位,因此在《中国科学技术史》一书中专辟了“医学卷”,《中华科学文明史》一书却将这颗“明珠”遗落,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本文由历史人物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李约瑟那座大山我们早就迈出,3国事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