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华与华书房

- 编辑:463.com永利皇宫 -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华与华书房

易中天教授在百家讲坛中,曾如是解析:在《论语》中,常把君子与小人并称。先秦时代,国君的嫡出之子称君子,而庶出小宗则是小人。孔子之言是指女子像小宗之人一样难养。
图片 1

这种毛病我们每个人都容易有,因为虚荣啊!

【子路曰:“君子尚勇乎?”子曰:“君子义以为上,君子以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

图片 2

怨气比毒气还可怕,人在毒气室里,是窒息而死;在怨气室里,是生不如死。孔子都被顶你个肺,顶唔顺。

这样的人,今天也比比皆是啊,在微博微信上,得一善言,把人家的名字抹去,假装是自己说的,去欺世盗名,就是徼以为知的人。徼以为知的人,也是前面批评过的“道听而途说”的人,路上听来的,没有默记在心,践行于身,马上在路上就说出去给别人听了,目的是虚荣,是让别人认为他有智慧。

回答:

《论语正义》,刘宝楠著,中华书局出版

孔子这一句话,把天下女子全得罪了。我们来看看他说什么,他要说的是什么。

首先,正确的解读文化典籍,尤其是历史悠久又可能被篡改过的,这是考古界和学术界共同的任务,《道德经》和《论语》都已经不是最初的版本,这是前提。

我们实际生活中可能有这样的经验,我们和某个大人物坐在一起,比如吃饭,席间呢,可能有一个他的发小。我们对这个大人物呢,很尊敬,某总某领导的,叫得很有礼。这位发小呢,他就刻意的要亲热的叫领导的小名,显示他和尊者的关系,和我们不同。这就是近之则不逊的小人了。

【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这句话,从学者到普通人,已经吵得不可开交,我认为答案很明显。

许攸就是这么死的。

孔子说:“君子崇尚的是义,义所当为则必为,刀山火海也不避;义所不当为则必不为,万钟千驷也不被诱惑;这才是天下之大勇。如果只是逞血气之勇,没有义的裁度权衡,若是在上位的君子,就会犯上作乱;若是在下位的小人,就会夺杀为盗。”

所以在孔氏祖孙几代出妻问题上,一直存在“三代”或“四代”出妻的争议,也就是算上孔子就是“四代出妻”,不承认孔子本人有过出妻行为就是“三代出妻”。其实不管三代还是四代,孔氏家族对女子的冷漠无情是显而易见的!在他们眼里,妻关系跟朋友跟朋友关系差不多——“合得来就合,合不来就分”,如此而已。

好吧,孔子这一句话,把天下女子全得罪了。我们来看看他说什么,他要说的是什么。

孔子说,女人和小人是最难和他们相处的了。你和他(她)亲近呢,他(她)就会无礼;你和他(她)疏远呢,他就会生怨气。

《礼器》有曰:“君子大牢而器。”

第二种,是不逊以为勇者。刚愎之人,对人对事都不知敬畏,盛气凌人,恃才傲物,而且多半是根本无才可恃,他也凌然傲人傲物,也不知道那傲的本钱在哪,自以为勇敢。

孔子说,一个人如果到了四十岁,还让人厌恶,这辈子也就算是完了。因为四十岁,是人的黄金年龄,张居正说,是人成德之时,你的文治武功,道德文章,该成熟了。这时候还让人厌恶,后半辈子也不好指望了。

在文.革时,更是孔子的滔天大罪。在21 世纪的今天。孔子此言也饱受非议。

近之则不逊的人,必然远之则怨。稍微疏远一点,怨气腾腾,比杀气还厉害。所谓近之则不足,远之则怨无已。而怨气,确实是女人的天性。女人要修身齐家,首先就要修怨气。怨气让人窒息,一个房间里,如果有一个人的怨气,就比毒气室还可怕,人在毒气室里,是窒息而死;在怨气室里,是生不如死。孔子都被顶你个肺,顶唔顺。

许攸就是这么死的。

中国古代的“礼法”规定丈夫有权将违犯了“七出之条”的妻子强制赶回娘家,叫做休妻,因为其行为依据是“七出之条”,所以也叫“出妻”或“出妇”。

张居正说,综观孔子、子贡所厌恶的七种人,他们的角度虽有不同,但总的说来,提倡的是忠顺浑厚,厌恶的是轻薄强凌。

第一种,是徼以为知者。徼,是抄袭,别人的话,你学习没问题,引用也没问题,但是你把他抄过来,但抄过来的时候,把别人的名字抹去,说成是你说的,假装是你的智慧,这就是徼以为知者,是子贡最厌恶的第一种人。

上述君子是指有道德,有修养之人。而小人则指没有志向,没有道德操守之人。整部《论语》上百次提及的君子,皆是如此。只有四处例外:

【子贡曰:“君子亦有恶乎?”

孔子接着反问子贡:“子贡啊,那你也有厌恶的人吗?”

我先说说前人怎么看,再谈谈我的看法。

孔子说,一个人如果到了四十岁,还让人厌恶,这辈子也就算是完了。因为四十岁,是人的黄金年龄,张居正说,是人成德之时,你的文治武功,道德文章,该成熟了。这时候还让人厌恶,后半辈子也不好指望了。

第三种,是专好攻讦人的隐私,而自以为是直肠子。这是偏急之人,本无正直之心,就是恶人。

最后,谈一下我个人和见解,我认为“女子”就是“汝子”,女通汝,很常见,结合当时的说话语境,应该这样解释:

我的论语学习参考书:

学习要切己体察,我们看看自己有没有这毛病,不要以为在说女子与小人,就和自己没关系,不是说我。

鄙人就班门弄斧,述己之见:

学习要切己体察,我们要看看自己有没有这毛病,不要以为在说女子与小人,就和我没关系,不是说我。

2016-02-03 华杉

欢迎交流、分享 敬请关注“山色归读

子贡问老师:“君子也有他厌恶的人吗?”

怨气比毒气还可怕,人在毒气室里,是窒息而死;在怨气室里,是生不如死。孔子都被顶你个肺,顶唔顺。

就如女性的平均身高低于男性一样,女性和男性相比,确实普遍小心眼儿,没度量。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对极个别小心眼儿的男人,所有人都会说他——“真像个女人!”既然我们可以说实话,那孔子当然也有说实话的权利(而文革则是一个说谎的时代)。

第四种,是执拗之人,临事果敢,率意妄为,往往窒塞不通的。

子路问孔子:“君子崇尚勇敢吗?”

《述而》有曰:“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孔子用这句话,总结了前面三段关于厌恶什么人的讨论。我们今天也完成了《论语》第十七章的学习,还有最后三章,加油!

这第一种,就一竿子把我们大家都打着了,俗话说,谁在人后不说人,我们都太喜欢说别人坏话了。脱口而出,除了脏话,就是说别人坏话,严以律人,宽以待己,说别人的不是,几乎成了一种“养生之道”,这样不好,自己要认识到,注意克制,别说别人坏话。

三、我的看法是:跨过它

图片 3我为什么说答案很明显,是因为:要么认为孔子说的是家事,要么认为孔子是真歧视。两方答案都非常清楚,谁也说不过谁。

那怎么办?

两方观点都接受,但是不纠结。

这不是一个二选一的问题,选对了才能往前走。

我学习孔子的态度:“子不语怪力乱神”。为什么孔子不谈怪异、鬼神的事情,因为谈不清,所以干脆不谈,我“敬鬼神而远之”。

跨过它,继续往前走。

因为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等着我们,在这里花不起时间。

《论语》一共 20 篇,492 章,犯不着在1/492上纠结着不肯往前走。

薄薄一本《论语》,几天可以读完,但是需要一辈子来践行。

这即是我的观点。我是陈桥。点个赞呗,如果你也是这种态度。

回答:

泻药,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拿出两个词来解释就清楚了。

一,女子,二,小人。
图片 4

阳货篇中多次提到“女”,女在这里通汝。子在当时是指先生。

小人者,儿女,学生,群众也,不能自立门户,以天天上进,追求自立自强为人生目标的人。大人者,父母、老师,领导也。

看文章看通篇,莫断章取义,不要只关注这句话的下半句,要看人家是在什么背景下说的这句话。上一句是:

子贡曰:“君子亦有恶[1]乎?”子曰:“有恶。恶称人之恶者,恶居下流[2]而讪[3]上者,恶勇而无礼者,恶果敢而窒[4]者。”曰:“赐也亦有恶乎?”“恶徼[5]以为知[6]者,恶不孙[7]以为勇者,恶讦[8]以为直者。”

子才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图片 5

译文:

子贡说:“君子也有厌恶的事吗?”孔子说:“有厌恶的事。厌恶宣扬别人坏处的人,厌恶身居下位而诽谤在上者的人,厌恶勇敢而不懂礼节的人,厌恶固执而又不通事理的人。”孔子又说:“赐,你也有厌恶的事吗?”子贡说:“厌恶偷袭别人的成绩而作为自己的知识的人,厌恶把不谦虚当做勇敢的人,厌恶揭发别人的隐私而自以为直率的人。”

好了,现在跟上句连起来翻译,孔子说:“只有你这样的人和小人是难以相处的,亲近了,就会看不惯你,疏远了,又会埋怨你。”

两个误区,一女子指的是汝子,就是先生你,你这个家伙,不是女人;二小人指的是不能自立门户的人,不是我们现在说的小人。

所以,第一这话没有贬义,第二没女人什么事儿

回答:

孔子说的这句话其实并不是为了讽刺女子,敌视女子,只是因为这句话的下半句在流传的过程中,被忽略掉了。

实际这句话中的女子和小人指的那些内心黑暗,充满了阴谋诡计,处处算计他人的人。其中的“养”是指“相处”,所以整句话的意思是和那些内心阴险狡诈、卑鄙无耻的人是最难相处的。

而最重要的是这句话的下半句,揭示了这些人难以相处的原因。

下一句是“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这句的意思是和这种人亲近相处时,他不懂得谦逊有礼,别人疏远他的时候,他又多有埋怨,心中充满怨恨。

而现实生活中也有许多“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的人,因而,多多体会其中的智慧就好。

图片 6回答:

这是当时社会中的一种偏见,不是无心之语。谢邀

回答: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则怨。

这话别管孔子是咋想的,反正大家都知道,这是孔子说的,据说论语不是孔子自己写的,肯定是哪个学生深有体会,大彻大悟才把老先生这话当做真理,给加上去了,而其他学生居然没有异议,可见深得众弟子之心,是男人都懂的,要是哪个男人装,说不是这样的,请远离这个不诚实的人。

女子为啥跟小人相提并论,这其实是个知识点,女人难养,女人自己恐怕也这么想,不过这小人是几个意思?到底哪小了?凭什么就小了?

这话这么说确实不太中听,把“小人”换成“孩子”,女人就能接受了,孩子咋了?老娘就是不想长大,四十了过儿童节,你不服呀?

那说到这,跟君子对立的小人也可以当“孩子”讲吗?

其实是一个道理,一个不成熟的人确实像个孩子,不一定就是坏的意思,而是难堪重任,不可大用。

只有具备仁义礼智信的君子,才是可以生死相托,共患难,同富贵的可靠之人,才是能够拯救世界的人,这些品质不具备,就不会建立一个人人安居乐业的大同世界。这是孔子,儒家的一个根本的追求,女人只是捎带脚的被提了一下,实际没那么严重。

回答:

拿了鸡毛当令箭 ,很普通的一两句话,就成了名言,这说明女子感情丰富, 易受情绪掌控,是热血感性的人,太投入的结果,所以失去理智理性,远不得 ,近不得,把握好尺度,其实没有所谓的好养难养之说。这种话也是不负责任的,证明有这种想法的人冷酷无情。谢邀

《论语译注》,杨伯峻著,中华书局出版

第一种,是专门喜欢扬人之恶,说别人这样不对,那样不好的,没有仁厚之意。

二、认为孔子歧视妇女的第二队

图片 7这一队不再认为“女子小人”指的是“仆人和侍妾”,而认为:女子就是普通女性,而小人指的是知识水平差一点的人。

宽厚一点的如李泽厚,在《论语今读》中认为女子和小人,本来就难对付,过于亲近他们不谦虚,过于疏远他们又心生抱怨。你能怎么办呢?这本来就是一种女性的某种性格特征啊!

孔子只是如实的描述出这种性格特征而已,并没有贬低的意思。

不客气的如李零,他《丧家狗:我读<论语>》中说:看不起女性就是看不起女性,何必那么着急为孔子辩解呢?况且那不仅仅是孔子的问题,也是社会和历史的问题。

这第一种,就一竿子把我们大家都打着了,俗话说,谁在人后不说人,我们都太喜欢说别人坏话了。脱口而出,除了脏话,就是说别人坏话,严以律人,宽以待己,说别人的不是,几乎成了一种“养生之道”,这样不好,自己要认识到,注意克制,别说别人坏话。

子贡问老师:“君子也有他厌恶的人吗?”

图片 8

第三种,是强梁之人,好勇斗狠,不知礼让,以至于犯上作乱的。

官渡之战,许攸夜投曹营,给曹操提供了关键情报,并献上偷袭乌巢之计,为曹操获胜立下第一大功。但是,因为他和曹操是发小,人前人后老是叫曹操的小名阿满。其他将士越是尊敬曹丞相,把丞相当神一样敬畏,他就越是亲昵不逊,显出自己和大家不同。最后许褚一怒之下把他杀了,曹操也没说什么。

孔子父亲叔梁纥曾娶了一妻二妾。首先娶施氏女为妻,一连生了九个女儿;于是纳了施氏一丫环为小妾一号,生一个跛腿儿子伯尼(又名孟皮)。六十多岁才跻身“大夫”之列的叔梁纥,显然觉得伯尼作为贵族继承人很不体面,因而66岁时娶了颜家18岁的三女儿颜征在(孔子母亲)做小妾二号。

孔子说:“君子崇尚的是义,义所当为则必为,刀山火海也不避;义所不当为则必不为,万钟千驷也不被诱惑;这才是天下之大勇。如果只是逞血气之勇,没有义的裁度权衡,若是在上位的君子,就会犯上作乱;若是在下位的小人,就会夺杀为盗。”

第二种,是不逊以为勇者。刚愎之人,对人对事都不知敬畏,盛气凌人,恃才傲物,而且多半是根本无才可恃,他也凌然傲人傲物,也不知道那傲的本钱在哪,自以为勇敢。

图片 9

官渡之战,许攸夜投曹营,给曹操提供了关键情报,并献上偷袭乌巢之计,为曹操获胜立下第一大功。但是,因为他和曹操是发小,人前人后老是叫曹操的小名阿满。其他将士越是尊敬曹丞相,把丞相当神一样敬畏,他就越是亲昵不逊,显出自己和大家不同。最后许褚一怒之下把他杀了,曹操也没说什么。

张居正说,综观孔子、子贡所厌恶的七种人,他们的角度虽有不同,但总的说来,提倡的是忠顺浑厚,厌恶的是轻薄强凌。

这段话中的“妇人”就是周武王之妻邑姜,主管内务。相传邑姜道德贤惠,母仪天下。周武王取得江山,论功臣十人,他自己都认为邑姜应该计算在内。哪知孔子在论述时,点到十人,说邑姜是妇女,就不算了,只能算九人。据说邑姜是个圣女是个道德无双的圣女,就是因为邑姜是“妇人”,孔子没有把她算进去,即使面对母仪天下的国母邑姜依然这么轻忽藐视,只能说明孔子对妇女有一贯的成见和歧视。

《张居正讲解论语》,张居正注,中国华侨出版社出版

第二种,是在下位,老是说上级坏话的。

哎,孔圣人的原话不明,后话肯定是被误解或利用了。

这样的人,今天也比比皆是啊,在微博微信上,得一善言,把人家的名字抹去,假装是自己说的,去欺世盗名,就是徼以为知的人。徼以为知的人,也是前面批评过的“道听而途说”的人,路上听来的,没有默记在心,践行于身,马上在路上就说出去给别人听了,目的是虚荣,是让别人认为他有智慧。

这四种,就是君子所厌恶的人。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出自《论语.阳货》。在当时的论语.泰伯》中舜有臣五个人来说,指出是功臣主要部分十人,周武王曾经说过,他有十个人帮助他治理国家,孔子曰,十人,只有九个吧,当中恐还有一个女流之辈,所以只能算作九个。

孔子说,有啊!当然有!以下四种人,是君子所厌恶的:

第三种,是强梁之人,好勇斗狠,不知礼让,以至于犯上作乱的。

《卫灵公》有曰:“君子固穷,小人斯烂矣。”

什么是勇敢?《礼记 聘义》下了明确的定义:

有行之谓有义,有义之谓勇敢。故所贵於勇敢者,贵其能以立义也;所贵於立义者,贵其有行也;所贵於有行者,贵其行礼也。故所贵於勇敢者,贵其敢行礼义也。故勇敢强有力者,天下无事则用之于礼义,天下有事则用之于战胜。用之于战胜则无敌,用之于礼义则顺治。外无敌,内顺治,此之谓盛德。故圣王之贵勇敢、强有力如此也。勇敢、强有力而不用之于礼义、战胜,而用之于争斗,则谓之乱人。刑罚行於国,所诛者乱人也。如此,则民顺治而国安也。

综上所述,孔子之言的女子是特指妻子或未婚妻,小人则是指心胸狭窄之人。孔子将其并称,并非指女子的道德像小人一样败坏,仅是其性格相似而已。正因为女性小心眼,孔子才要我们多包容对方。

《论语新解》,钱穆著,三联书店出版

【子贡曰:“君子亦有恶乎?”

行文至此,再回顾易中天与于丹之论,更觉得荒谬无比。为何两位学识渊博的教授会误人子弟,曲解孔子之言呢?

这四种,就是君子所厌恶的人。

子贡说,有!我厌恶三种人:

回答:

第一种,是徼以为知者。徼,是抄袭,别人的话,你学习没问题,引用也没问题,但是你把他抄过来,但抄过来的时候,把别人的名字抹去,说成是你说的,假装是你的智慧,这就是徼以为知者,是子贡最厌恶的第一种人。

这种毛病我们每个人都容易有,因为虚荣啊!

问题:孔子曰“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你觉得这是他随口无心而说,还是深思熟虑后得出的理论?

【子路曰:“君子尚勇乎?”子曰:“君子义以为上,君子以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

我们实际生活中可能有这样的经验,我们和某个大人物坐在一起,比如吃饭,席间可能有一个他的发小。我们对这个大人物很尊敬,某总某领导的,叫得很有礼。这位发小刻意要亲热地叫领导的小名,显示他和尊者的关系,和我们不同。这就是近之则不逊的小人了。

至于孔圣人本人“出妻”在正史《礼记·檀弓上》有明确记载载:“伯鱼(孔子之子孔鲤,字伯鱼)之母死,期而犹哭。夫子闻之,曰:“谁与哭者?”门人曰:“鲤也。”夫子曰:“嘻,其甚也!”伯鱼闻之,遂除之。

第二种,是在下位,老是说上级坏话的。

子曰:“有恶:恶称人之恶者,恶居下流而讪上者,恶勇而无礼者,恶果敢而窒者。”曰:“赐也亦有恶乎?”“恶徼(jiao)以为知者,恶不孙以为勇者,恶讦以为直者。”】

《玉藻》有曰:“君子无故,玉不去身。天子配白玉……”

亲近之后就无礼,这个毛病我们很容易有。和在上位的人,亲近之后,就放松了,就不注意保持距离,不注意遵守礼仪,这样下去,人家就不舒服了,就容易被疏远。

近之则不逊的人,必然远之则怨。稍微疏远一点,怨气腾腾,比杀气还厉害。所谓近之则不足,远之则怨无已。而怨气,确实是女人的天性。女人要修身齐家,首先就要修怨气。怨气让人窒息,一个房间里,如果有一个人的怨气,就比毒气室还可怕,人在毒气室里,是窒息而死;在怨气室里,是生不如死。孔子都被顶你个肺,顶唔顺。

本文由历史人物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华与华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