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利皇宫】融合与创新,网络意识形态建设要

- 编辑:463.com永利皇宫 -

【永利皇宫】融合与创新,网络意识形态建设要

  日新月异的互联网技术,正引领和改变着互联网生态和传统的产业生态。在互联网内容上,网络社区、即时语音通信、交互式网络电视、直播、弹幕等技术,作为技术支撑和传播渠道促进了产业的升级的同时,技术本身也成为了互联网的内容;在互联网服务模式上,诸如LBS(线上到线下服务)、O2O(基于位置服务)这样的服务,通过对位置和需求的定位,将网络和现实生活紧密的连接在一起,实现了传统产业与新兴产业的融合发展。技术进步推动了互联网去中心化,形成其多元传播、融合发展、生态塑造的时代特征,这对于文化发展和治理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一方面,互联网给多元文化的传播、文化融合和文化全球化带来了难得的发展机遇,为文化治理提供了新的思路;另一方面,互联网亚文化尤其是不良文化和消极文化对主流文化造成冲击、网络负面舆论增多、网络市场秩序失衡等问题不断涌现,给网络文化治理带来了一定的挑战。

日新月异的互联网技术,正引领和改变着互联网生态和传统的产业生态。在互联网内容上,网络社区、即时语音通信、交互式网络电视、直播、弹幕等技术,作为技术支撑和传播渠道促进了产业的升级的同时,技术本身也成为了互联网的内容;在互联网服务模式上,诸如LBS、O2O这样的服务,通过对位置和需求的定位,将网络和现实生活紧密的连接在一起,实现了传统产业与新兴产业的融合发展。技术进步推动了互联网去中心化,形成其多元传播、融合发展、生态塑造的时代特征,这对于文化发展和治理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一方面,互联网给多元文化的传播、文化融合和文化全球化带来了难得的发展机遇,为文化治理提供了新的思路;另一方面,互联网亚文化尤其是不良文化和消极文化对主流文化造成冲击、网络负面舆论增多、网络市场秩序失衡等问题不断涌现,给网络文化治理带来了一定的挑战。

永利皇宫 1

  治理现代化要求下的互联网文化治理

治理现代化要求下的互联网文化治理

永利皇宫 2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目标,这里的治理体系是由包括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在内的各领域体制、机制和法律法规构成的综合体系。不同于传统管理的主体单一、自上而下和强制性,现代治理具备多主体、多中心、多元共治的特点。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目标的提出,体现出政府不再是社会管理的唯一主体,企业和社会组织等主体也能够参与到社会的治理之中,并发挥监督作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包括意识形态顶层设计和思想文化层面的现代化等。文化作为国家治理的重要内容和重要手段,要发挥其教化作用,以文化来引导人、塑造人,将社会发展的核心理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渗透到人民群众的生活中,营造出良好的社会环境和经济发展环境。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目标,这里的治理体系是由包括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在内的各领域体制、机制和法律法规构成的综合体系。不同于传统管理的主体单一、自上而下和强制性,现代治理具备多主体、多中心、多元共治的特点。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目标的提出,体现出政府不再是社会管理的唯一主体,企业和社会组织等主体也能够参与到社会的治理之中,并发挥监督作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包括意识形态顶层设计和思想文化层面的现代化等。文化作为国家治理的重要内容和重要手段,要发挥其教化作用,以文化来引导人、塑造人,将社会发展的核心理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渗透到人民群众的生活中,营造出良好的社会环境和经济发展环境。

我国提出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5点主张。CFP供图

  文化治理不仅是国家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国家治理理念在文化领域的应用。文化作为意识形态的外在表现,是不易被管理的。而文化的载体,如广播电视、出版发行等具体的行业及其产品才是文化治理的基础。互联网作为新兴的文化载体,其去中心、多主体特征同现代治理理念相一致,可见互联网既是进行文化治理的核心平台,也是治理现代化的重要载体。不仅如此,互联网与文化的融合发展还使得文化治理具有更高层次的战略意义。文化治理要在政府主导、企业自觉、行业监督的共同作用下,引导社会文化健康发展,维护文化市场秩序,发挥文化软实力的价值。互联网作为一个重要的思想文化平台,其信息传播的广度与深度已经对经济平稳发展、社会秩序安定、青少年价值观塑造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同时,随着全球化一体化的逐步推进,互联网更成为国家文化输出、塑造国家形象、维护国家文化安全的主要阵地。

文化治理不仅是国家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国家治理理念在文化领域的应用。文化作为意识形态的外在表现,是不易被管理的。而文化的载体,如广播电视、出版发行等具体的行业及其产品才是文化治理的基础。互联网作为新兴的文化载体,其去中心、多主体特征同现代治理理念相一致,可见互联网既是进行文化治理的核心平台,也是治理现代化的重要载体。不仅如此,互联网与文化的融合发展还使得文化治理具有更高层次的战略意义。文化治理要在政府主导、企业自觉、行业监督的共同作用下,引导社会文化健康发展,维护文化市场秩序,发挥文化软实力的价值。互联网作为一个重要的思想文化平台,其信息传播的广度与深度已经对经济平稳发展、社会秩序安定、青少年价值观塑造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同时,随着全球化一体化的逐步推进,互联网更成为国家文化输出、塑造国家形象、维护国家文化安全的主要阵地。

随着以“互联网 ”为标志的网络技术时代全面到来,意识形态斗争不仅没有消失和终结,反而呈现出全新的特点和规律。意识形态工作如何进一步适应网络时代的需求,提升网络意识形态建设的能力和水平,是当前意识形态建设面临的重要任务。

  互联网时代文化治理的要点

互联网时代文化治理的要点

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再次强调党的新闻舆论工作的重要职责和使命,新闻舆论工作是意识形态工作的前沿阵地。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多个场合一再强调,宣传思想工作、网上舆论工作、对外宣传工作、新闻舆论工作都是意识形态的重要工作,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坚持正确政治方向,发挥意识形态的旗帜效应和引领效应。

  文化治理的主客体统一性

文化治理的主客体统一性

随着以“互联网 ”为标志的网络技术时代全面到来,意识形态斗争不仅没有消失和终结,反而呈现出全新的特点和规律。意识形态工作如何进一步适应网络时代的需求,提升网络意识形态建设的能力和水平,是当前意识形态建设面临的重要任务。

  文化一词本身就具有多义性,它既是过程也是结果,既是形式也是内容。在文化治理之中,文化既可以作为治理的手段,也可以充当治理的对象,具有主体、客体相统一的特征。文化作为治理的主体,主要以意识形态的形式来发挥文化软实力,它不仅服务于国内主流思想、价值观的塑造,弘扬积极向上的社会风气,更是成为国际竞争的重要角色参与到全球治理中。文化作为治理的客体,主要用于解决在发展中遇到的问题,以文化治理的方式促进公益形式和产业形式的文化共同发展。尤其在互联网时代,文化治理的双重涵义是相互融合的,公民通过互联网参与文化治理的同时,互联网也是文化治理的对象。文化治理的双重涵义也是相互促进的,文化的发展和进步以及互联网思维方式在治理过程中的运用有助于治理效果的提升,形成良好的文化氛围,从而形成文化治理主客体之间的良性互动。

“文化”一词本身就具有多义性,它既是过程也是结果,既是形式也是内容。在文化治理之中,文化既可以作为治理的手段,也可以充当治理的对象,具有主体、客体相统一的特征。文化作为治理的主体,主要以意识形态的形式来发挥文化软实力,它不仅服务于国内主流思想、价值观的塑造,弘扬积极向上的社会风气,更是成为国际竞争的重要角色参与到全球治理中。文化作为治理的客体,主要用于解决在发展中遇到的问题,以文化治理的方式促进公益形式和产业形式的文化共同发展。尤其在互联网时代,文化治理的双重涵义是相互融合的,公民通过互联网参与文化治理的同时,互联网也是文化治理的对象。文化治理的双重涵义也是相互促进的,文化的发展和进步以及互联网思维方式在治理过程中的运用有助于治理效果的提升,形成良好的文化氛围,从而形成文化治理主客体之间的良性互动。

网络意识形态建设面临多重挑战

  互联网文化治理的三个层次

互联网文化治理的三个层次

网络化、信息化带来了跨越式发展机遇,也带来了意识形态工作的艰巨挑战。网络意识形态建设既是以往意识形态建设在网络信息技术条件下的延续,更是意识形态工作新的关系、感知模式、精神结构的改变和塑造。因此,必须高度重视构建网络社会治理体系,确保网络意识形态安全。

  互联网文化治理,是以最大限度增进公共利益为导向的。而公共利益是在国家、社会和公民三方博弈下实现利益均衡的结果。在国家层面,文化治理的目标是要实现宏观文化环境的繁荣和强盛,包括国家文化安全、全球文化治理、中国文化走出去等重要内涵。在社会层面,要实现网络文化市场健康有序发展、网络信息安全得以保障、网络舆论积极向上、网络文化环境和谐净化等。在公民层面,要保证公民能享受合理合法的网络文化消费、公民言论自由的权利得到维护,从而保证公民的网络文化生活不受侵害。虽然在治理过程中三个层次间会产生一定的利益冲突,但是这三个层次的共同目标是一致的,即要更好地发展互联网文化。而且在多元共治的理念下,三个层次可以发挥各自所长,通过不同的力量去引导、优化和规范各类互联网活动,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互联网文化市场体系,提高网络文化参与者的责任心和自觉性。通过自治和共治营造健康和谐的互联网文化氛围,实现互联网文化对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促进作用。

互联网文化治理,是以最大限度增进公共利益为导向的。而公共利益是在国家、社会和公民三方博弈下实现利益均衡的结果。在国家层面,文化治理的目标是要实现宏观文化环境的繁荣和强盛,包括国家文化安全、全球文化治理、中国文化“走出去”等重要内涵。在社会层面,要实现网络文化市场健康有序发展、网络信息安全得以保障、网络舆论积极向上、网络文化环境和谐净化等。在公民层面,要保证公民能享受合理合法的网络文化消费、公民言论自由的权利得到维护,从而保证公民的网络文化生活不受侵害。虽然在治理过程中三个层次间会产生一定的利益冲突,但是这三个层次的共同目标是一致的,即要更好地发展互联网文化。而且在多元共治的理念下,三个层次可以发挥各自所长,通过不同的力量去引导、优化和规范各类互联网活动,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互联网文化市场体系,提高网络文化参与者的责任心和自觉性。通过自治和共治营造健康和谐的互联网文化氛围,实现互联网文化对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促进作用。

互联网的发展使得虚拟媒介成为意识形态斗争的主战场,我国的网络空间是西方意识形态渗透与攻击的重点。互联网将全世界各个国家间的物理距离打破,在不同文化、意识形态、价值习惯之间直接建立联系。虽然不同文化和意识形态在网络领域是平等的,但西方发达国家正在利用自己拥有的绝对网络资源优势,不断推进意识形态的扩展和渗透。在技术层面,西方国家利用发达的网络技术手段,牢牢控制着全球信息网络的深层网络,在信息技术领域的发展中占有绝对的优势地位。在内容层面,互联网上的主导语言是英文,占80%以上;世界上每天传播的国际新闻约90%来自西方媒体,其中80%来自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三大通讯社。这些西方媒体都在竭力输出其意识形态,实现其“不战而胜”的全球霸权政治和道义领导权。西方世界借助网络技术中立性特点,宣扬并普及西方文化的价值,侵蚀发展中国家的意识形态独立性和安全性,进而颠覆其自主性。

  互联网给文化治理带来的积极影响

互联网给文化治理带来的积极影响

在西方网络意识形态的强势渗透下,我国网络空间出现了一些危险思潮,如新自由主义、历史虚无主义、拜金主义、消费主义等。针对这些错误舆论和思潮,我们从多渠道、多方位对主流意识形态展开正面宣传,引导非主流意识形态,积极同错误意识形态进行斗争。但必须看到,尽管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但网络意识形态宣传没有换位网民角度来改进宣教手段,意识形态管制、灌输的痕迹明显。看不懂、不好看、不愿看,进而不愿意相信,是当前网络意识形态宣教、建设工作中的现实难题。如何顺应当前网络技术的发展新形势,以创新的思维来推动网络意识形态建设,成为当前宣传思想界,尤其是主流媒体的重要挑战。

  多主体平等开放的参与治理

多主体平等开放的参与治理

网络意识形态建设思维要转变

  互联网时代的重要理念之一就是平等开放。互联网为参与者提供公共的话语交流的互动平台,这一概念与哈贝马斯所提出的公共领域极其相似。在这个领域中,网民平等地发表意见,讨论公共事务,享有理想化的话语权,而不受政治权力限制。在早期以门户网站和搜索引擎为主要传播媒介的时代,个体和组织主要通过建立网站和发表评论来参与互联网文化治理。而在微博、微信等社交网站和自媒体兴起之后,网络话语权逐步向个体转移,个体集聚的影响力已经开始决定文化热点事件的发展走向,甚至引导和促进公共治理活动。互联网通过给每个人提供平等发声的机会,建立了一个公共话语空间,这就为个人和社会组织参与文化治理提供了与政府互动的渠道。随着治理现代化目标的提出,各个地方政府充分地利用了互联网技术建立政务平台、服务公号等互联网公共平台,不仅为公民提供政务信息沟通窗口,也以全新的姿态重塑政府的文化形象。一些突发性的事件和在政府治理中被忽视的问题往往经由网络舆论形成热点,倒逼政府加快问题的解决。不仅如此,互联网平台还通过基本的道德素养和平台规范,逐步建立起自治机制。对于一些涉及道德规范的社会问题,网友会进行道德讨论,而对于一些不合规的现象,互联网平台也积极履行监督的职能,从而形成民主监督、互相约束的良好机制,有力地补充了政府在互联网文化治理方面力量的不足,多主体共治的实现进程得以加快。

互联网时代的重要理念之一就是平等开放。互联网为参与者提供公共的话语交流的互动平台,这一概念与哈贝马斯所提出的“公共领域”极其相似。在这个领域中,网民平等地发表意见,讨论公共事务,享有理想化的话语权,而不受政治权力限制。在早期以门户网站和搜索引擎为主要传播媒介的时代,个体和组织主要通过建立网站和发表评论来参与互联网文化治理。而在微博、微信等社交网站和自媒体兴起之后,网络话语权逐步向个体转移,个体集聚的影响力已经开始决定文化热点事件的发展走向,甚至引导和促进公共治理活动。互联网通过给每个人提供平等发声的机会,建立了一个公共话语空间,这就为个人和社会组织参与文化治理提供了与政府互动的渠道。随着治理现代化目标的提出,各个地方政府充分地利用了互联网技术建立政务平台、服务公号等互联网公共平台,不仅为公民提供政务信息沟通窗口,也以全新的姿态重塑政府的文化形象。一些突发性的事件和在政府治理中被忽视的问题往往经由网络舆论形成热点,倒逼政府加快问题的解决。不仅如此,互联网平台还通过基本的道德素养和平台规范,逐步建立起自治机制。对于一些涉及道德规范的社会问题,网友会进行道德讨论,而对于一些不合规的现象,互联网平台也积极履行监督的职能,从而形成民主监督、互相约束的良好机制,有力地补充了政府在互联网文化治理方面力量的不足,多主体共治的实现进程得以加快。

网络时代,没有网络意识形态建设,就没有国家政治制度安全。高度重视并积极开展网络意识形态建设,是我们党掌握意识形态工作主动权的重要经验,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重要精神支撑。

自下而上的社会减压和文化纾解

当前,网络意识形态建设所面临的挑战,来源于当前网络意识形态安全建设工作的价值指导与网络社会内在伦理特性之间的矛盾和张力。网络意识形态建设,其效果大小不仅取决于官方的重视与投入,还取决于网民的参与和认同。当前网络意识形态建设方面,存在着政府管控力度大、网络民众参与程度小,政府危机意识高、民众认同感低,政府财政投入多、民众接受度少等问题。

互联网文化不同于政府自上而下构建的文化,而是基于非中心和民俗化产生的自下而上的补偿性文化。互联网参与者在享受网络文化生活的同时,更乐意将自己的意见、经验、才艺分享到互联网,由此也缔造了如微博、直播等“用户生成内容”模式的成功。作为补偿性文化,除了生成一些积极有趣的内容外,也必然包含抱怨、不满、宣泄情绪的内容。网民通过将负面情绪在互联网上宣泄以获得心理满足,这在一定程度上纾解了人们的怨气、缓和了社会矛盾。由此可见,互联网文化成为了“社会安全阀”,在安全压力范围内,负面情绪的释放有助于保持社会的和谐稳定,而文化治理任务之一就是要守住这个“社会安全阀”的安全域。政府借助互联网不但可以了解当下突出的社会问题和民众的态度,还可以有意识地利用互联网进行文化纾解。在互联网时代的文化治理和社会治理的过程中,互联网是弓,文化是箭,要善于引导各方“势力”制成一张良弓,让文化的价值得以最大化限度的发挥。

网络空间既是一个大众情绪宣泄的聚集地,更是网民伦理价值自我表达的场所,其认知态度、价值取向、思维方式都呈现出强烈的反传统、反主流、反权威特征。普通网民对传统意识形态宣教的冷漠、回避甚至抵触,恰恰体现了他们积极参与网络意识形态建设的愿望,他们渴望通过参与、表达、对话,在社会主义形式形态的宏大体系中添加进个性化、具体化、通俗化的案例表达。

互联互通的文化融合

相信群众、依靠群众是我们党的制胜法宝,也应成为推动网络意识形态建设的重要原则。要让群众自己在实践中教育自己、提高自己,真正成为网络的主人,成为网络社会体系中的中坚力量。

本文由民风习俗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永利皇宫】融合与创新,网络意识形态建设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