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后的民间信仰,浙江推进民间信仰事务规范管理

- 编辑:463.com永利皇宫 -

后的民间信仰,浙江推进民间信仰事务规范管理

图片 1

但随着改革开放和社会转型,中国东部地区农村民间信仰日趋兴旺,修庙之风不断,对农民生活影响广泛,且呈现无序发展状态,出现了种种问题。

丽水庆元县开展“红色宣讲团”进民间信仰活动场所,在场所设立“红色书屋”,逐步使群众在活动场所了解红色文化;绍兴市开展民间信仰“慈孝”系列文化活动;台州路桥编撰了“一庙一故事”、临海开展了典型人物事迹“千村故事”撰写活动,都拓展了场所文化功能。

图片 2

当下,民间信仰价值重塑的风尚正在浙江逐渐形成。

图片 3台州路桥不少民间信仰场所开展健康多彩的民俗活动,丰富群众的文化生活。 杨韵仪 摄

  因此,在综合治理地方民间信仰的过程中,必须要兼顾到基层民众的情感问题,否则便容易影响到基层社会的和谐稳定。

“几年前我们去浙江台州一个村子调研,发现这一个小村庄庙庵竟达十九个。”陈振华表示,当下中国农村滥建小庙小庵情况普遍。且很大一部分小庙小庵存在违法用地、违章建筑、设施简陋、活动无序、安全隐患大等情况,影响了基层社会治理。

图片 4

  民间信仰作为传统中国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其管理历来是一个难题,但目前显然已经不适宜将其简单地视为封建迷信,而应该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使其能够更好地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建设贡献力量。

据悉,2015年以来,由浙江省民宗委牵头,联合浙江省文化厅、省文物局等单位每年开展以“民间民俗·多彩浙江”为主题的优秀传统文化巡礼活动。嘉兴市“中国江南网船会”、丽水市“香菇始祖吴三公朝圣”、温州市浙台妈祖文化节、宁波市宁海“十月半”民俗文化节等成为首批列入优秀传统文化巡礼主题活动的民间信仰活动。

通过综合整治、登记编号,浙江省民间信仰活动场所管理水平普遍得到提高,其所承载的文化也焕发了积极作用。

图片 5

从探索到实践,通过多年的“提纯复壮”,当下的浙江,一大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挖掘、提升和发展。“正名”后的民间信仰,更是进一步拓展“共创社会文化效益”之路,通过政府的积极引导,不但促进了当地的社会经济发展,也使健康向上的民俗文化活动占据了农村文化阵地。

据浙江省委统战部副部长、浙江省民宗委党组书记、主任楼炳文介绍,近年来,浙江省探索建立民间信仰事务长效管理机制,把民间信仰事务纳入各级政府社会事务管理,逐步走出了一条民间信仰事务管理的“浙江路径”。

  民间信仰是中国民众信仰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江浙沪在内的长三角地区自古以来也是信鬼神,好淫祠,民间信仰氛围十分浓厚。由于面广量大,在历史上,民间信仰向来是历代王朝治理的真空地带。从制度层面来说,除国家祀典神灵以外,所有的神灵都可以被归为淫祀之列,应该加以禁止。

无事放任有事封堵 反思民间信仰“社会治理”

台州路桥白枫桥庙开展文明敬香活动,消除消防隐患。 杨韵仪 摄

  历史地看,大部分的民间信仰场所实际上都有一个合法化的渴求与愿望,即希望能够得到政府某种程度的认可,历朝历代均是如此。

“我们通过隆重的‘仪式感’,给经过集中整治和登记编号的民间信仰活动场所‘正名’,增强场所负责人的责任感和法治意识。”陈振华表示,目前浙江已有近12000处民间信仰活动场所正式登记编号,接下来再用2至3年,完成剩余10000多处的登记编号。

此外,本次会议还对该省第一批15处省级重点民间信仰活动场所进行了授牌,将为浙江各地提供样板,进一步提高民间信仰事务管理水平。

  从第一个中央文件到浙江经验

2014年,浙江省政府认真总结各地经验,推出《浙江省加强民间信仰事务管理的意见》,对浙江全省民间信仰事务管理工作进行了全面部署和安排,解决了制度设计层面的问题。制度设计“破冰”之后,浙江省民宗委又牵头组织制订了相关配套政策,适时出台了《浙江省民间信仰活动场所登记编号管理办法》,按照属地管理的原则,对民间信仰活动场所进行分类分级管理。

浙江省以“三改一拆”工作为契机,于2014年出台了《浙江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强民间信仰事务管理的意见》,将民间信仰事务纳入政府管理范畴。截至目前,该省已登记编号10606处,其中甲类场所5588处,乙类场所5018处。

  另外,还值得一提的是,为了实现对民间信仰的标准化管理,浙江省各地民宗部门还积极联合其他部门制订相关地方标准,比如嘉兴市民宗局便联合该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制定并发布了全省乃至全国第一部《民间信仰活动场所管理规范》的地方标准,并在相关场所进行宣讲,有力推进了民间信仰规范化管理的进程。

2004年2月15日,海宁市黄湾镇五丰村某草棚庙宇火灾,致40多位老人死伤,这个惨痛的事件给政府敲响了警钟,治理非法民间信仰庙宇、活动势在必行。

27日,浙江省民间信仰事务管理工作现场会在台州市路桥区举行,浙江省、市、县民宗系统的相关负责人参观了路桥区黑旗庙、白枫桥庙等民间信仰事务管理典型场所,台州市路桥区等5个单位在会议中进行了交流发言。

民间信仰作为传统中国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其管理历来是一个难题,但目前显然已经不适宜将其简单地视为封建迷信。

“民间信仰作为一种传统文化资源,如庙宇、仪式、舞蹈等,有着鲜明的民族文化特征,具备转化为文化资本的现实性和可能性,因而具有重要的文化开发利用价值。”陈振华如是说。

台州8月27日电 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文化礼堂、五凤楼讲坛……走进浙江省台州市路桥区的黑旗庙,这里已成为以民间信仰为辐射源的村级文化活动中心。而在浙江省已登记编号10606处的民间信仰场所中,像黑旗庙这样历史文化底蕴深厚、代表性强、影响广泛、管理规范的甲类场所已有5588处。

本文由民风习俗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后的民间信仰,浙江推进民间信仰事务规范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