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怪6离的晚贝拉米(Bellamy)代,西夏末年社经变

- 编辑:463.com永利皇宫 -

光怪6离的晚贝拉米(Bellamy)代,西夏末年社经变

  晚明并非一个严格的断代概念,有人将其收得很窄,仅限于天启、崇祯两朝,也有人将其放得很宽,从成化、弘治一直延续到南明。较为通行的用法,是指称万历至崇祯这一时间段。当然,历史是一条连绵不断的河流,没有明显的起点和终点,晚明时代呈现的诸多现象和变动趋势,的确可以上溯到明代中叶,下延到清朝时期。

16世纪至17世纪中叶,即一般所谓的明朝中后期,是中国历史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转折。明朝是汉族地主阶级建立的中国最后一个王朝,它把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官僚政治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社会经济发展超过宋元时代的最高水平,并从中酝酿着新旧交替的冲动。伴随着明王朝统治的由盛而衰,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都显示出天崩地解的征兆,延续几千年的中国封建社会进入了晚期发展阶段。正是在这个时期内,中世纪的欧洲发生了革命性变革,开始向资本主义社会转变。早期西方殖民主义势力与中国航海势力在东南亚和中国东南沿海的相遇。使中国的历史发展进程再也不能孤立于世界历史发展之外了。这些与以前历代王朝不同的境遇,造就了明代中后期独特的历史地位和丰富多变的时代风貌。朱元璋在建立明王朝之初,以其传统的小农文化思维,力图恢复构建一整套完善而又可以严密控制的以小农经济为核心的社会经济格局。黄册户籍制度、里甲管理体制、赋役征收方式以及基层社会教化体系等等,都力图使农民安顿在土地之上,四民各安其业,形成自上而下的封建社会超稳定的统治。然而,到了明正统至正德年间,明王朝的政治统治并没有一如既往地按照朱元璋设计的路线前进,而是出现了种种弊端。宦官专政,政治腐败;经济秩序混乱,财政拮据。鞑靼、瓦刺兴起、屡叩边关,突入长城。明廷失去了定国安边的强大实力。内外交困。农民经济状况恶化。大量人口向边区、山区流动,抗争暴动,此伏彼起。与此相反,流民、棚民开发山区、边区,促进了湖广区经济地位的提升:朝贡贸易衰落。沿海势豪、商人以至亡赖“冒禁通番”。私人海上贸易兴起。政治的腐败与经济的发展形成新的冲突,思想文化界也出现了反传统的呼号。王阳明创立的“心学”,很快风靡学林,“厌常喜新”蔚为风尚。明嘉靖与万历年间,明朝政治衰象显现,帝王腐化。首辅柄政与宦官专权交错更迭,朝臣中朋党树立;赋役紊乱,财政匮乏,边疆、海疆频频告急。除了历史上常有的北方游牧民族南下的威胁外,又加上东方的倭寇和西方的早期殖民主义者的挑战。与王朝的没落相反,封建统治的衰败在一定程度上为民间社会突破原有的统治格局和自主经济的进步提供了某种良好的环境,社会经济向商品经济倾斜发展,农业商品化程度提高。地主经济和农民经济都和市场发生更密切的联系,契约租佃关系发展,定额地租普遍,地权分化激烈,产生永佃权和“一田二主”。手工业区域分工与专业化有所发展,流通市场扩大。区域性商人集团活跃,工商业市镇在江南等先进经济区域兴起,乡村手工业和市镇手工业都有一些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萌芽。中西经济文化的交流和冲突开始,中国的海寇、海商与葡萄牙、荷兰海盗商人角逐于东西洋上。月港——吕宋——美洲间太平洋航路的接通。使中国与海外市场的联系更加密切。中国海外贸易顺差带来大量白银货币(西班牙银元)进口。对社会经济生活产生一定的冲击。市镇居民开始显示力量,逐利拜金、奢侈浪费形成风气。重利忘义,恃强凌弱。贫富贵贱起落不常,上下尊卑秩序出现混乱甚至颠倒。思想文化领域形成“以情反理”、冲击传统的浪潮,一向为人们所轻视的商贾、庶人、优伶等起而摇铎讲学,鼓吹藐视礼法、追求个人情性、及时行乐等异端学说纷陈,科学巨著与通俗文艺并相争妍。社会生活的许多方面,都透出一股活泼、开朗、新鲜的时代气息。显露出新旧冲突变动的征兆。总之,以农村经济的新变化为背景,国内外贸易的繁荣,城镇经济的发达,商品货币流通的拓展。社会行业及其分工的扩大,促进手工业生产的发展及其经营方式的变化,社会经济走上了以往各个历史时期都未曾出现过的带有某种“近代以前的工业化”的历史进程,从而引发了社会习尚乃至思想文化领域的一系列变化,这就是明嘉靖、万历时期社会经济变迁的主要特征。到了明天启与崇祯年间,明朝统治走向穷途末路。党争激烈,宦官魏忠贤专权,加剧了政治上的混乱局面。满族贵族在东北建立“后金”(后改称“大清”)政权,并南下争雄,荷兰、西班牙殖民者侵占台湾。为对付内忧外患,明朝统治者消耗了国力,进而向民间残酷榨取。水、旱、蝗、兵等灾犹如雪上加霜,南北农民纷纷揭竿而起。明廷招架无力,节节败退,最终被李自成领导的农民军所推翻。在大动荡、大分化与大组合的过程中,新兴的满族贵族战胜了农民军。建立了清朝。南明地主势力和以郑成功为代表的海上势力也在抗争中失败。社会经济积累在内乱中消耗殆尽,新旧交替的冲突为一场改朝换代的历史变故所取代。从比较世界史的立场来观察,明初中国封建王朝国力的鼎盛时期正是欧洲“黑暗”的中世纪。西方透露出的资本主义曙光与明中叶以降中国社会新旧交替的冲动几乎同时。西方的兴起,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的成功,正是中国的明清之际。西方文明赶上东方文明,中国从先进到滞后,就是在这一时期内发生的。西汶艺术网客观地说,明代特别是在明代中后期,中国的社会经济有发展、有迟滞。西方兴起所出现的新事物,在明代也有类似表现。马克思指出:资本主义“这一运动的‘历史必然性’明确地限于西欧各国”。明代稀疏存在的资本主义萌芽和其他新因素,尽管没有显现出资本主义的发展前途,但却是一场中国式的“原始工业化”(近代工业化前的工业化),是传统体制内的变迁。明代后期。经济作物的推广,商品性农业的成长。家庭手工业从为本地市场转变到为外地以至国外市场提供产品,商人资本向手工业渗透,在生产力进步有限的情形下,商品生产在量上有很大的增长。这就是“原始工业化”的开始。作为“原始工业化”的成果。中国的手工商品在正在形成的世界市场中具有价廉物美的竞争优势。而大量中国手工商品的输出,还为西方的兴起准备了条件。当时的南中国,确有一股“海洋商业文化”的气派。页码1 2 <

永利皇宫 1

  晚明的时代特征,如果做一简单化的概括,似可归纳为两个字:变与乱。这是一个光怪陆离的时代,充满了张力和矛盾。从中既可以看到社会经济的蓬勃发展,又可以看到贫富分化的日益加剧;既可以看到为国为民的政治抗争,又可以看到结朋结党的宗派混斗;既可以看到改革志士的励精图治,又可以看到官僚群体的腐败无能;既可以看到个性的空前张扬,又可以看到欲望的极度膨胀……

朱元璋的政权及统治哲学:

  挣脱束缚:晚明的变化与活力

专制与合法性

  肇建大明王朝的朱元璋,是中国历史上出身最为低微的皇帝。他在继承融汇前代制度的基础上,建立了一套颇能体现其个人性格的国家体制和治理模式。洪武体制的特征,一是加强君权,即通过废除丞相制、分立五军都督府、地方上设置三司等办法,将军政权力集中在皇帝手中,消除威胁皇权的各种潜在因素;二是固化社会,即通过推行里甲、户役、路引等制度,强调邻里之间的监督责任与扶助义务,严格限制人口迁移与流动,尽量使百姓的居住地和职业保持稳定;三是钳制思想,即通过宣讲六谕、移风易俗、学习《大诰》等活动,力图实现社会风习的纯美和思想意识的统一。朱元璋的目标,是建立一个统治有序、安土重迁、邻里相助、稳定和谐的理想社会;他确实获得了部分成功,但这种画地为牢的统治模式,也不可避免地带来社会凝固、思想僵化等负面影响。滥觞于明代中叶,至晚明臻于极致的各种变化,其总体特征就是对洪武体制的背离和挣脱。

法]马骊着

  初期的明朝,基本上是一个纯农业国家,工商业所占比重很小。朱元璋虽然并不否认商业具有通有无的作用,但却强调崇本而袪末,以严刑峻法打击游民,要求出外经商者必须申领路引,不许商人之家穿着绸、纱。这些规定和限制,在他死后逐渐松动和废阁,到晚明时代,商品经济空前发达,成为经济发展的主要驱动力量。如在江南经济中心的苏州,商贩之所走集,货财之所辐辏,游手游食之辈,异言异服之徒,无不托足而潜处焉(姜良栋《镇吴录》)。处在辇毂之下的政治中心北京,也呈现出同样的情景,市肆贸迁,皆四远之货,奔走射利,皆五方之民(谢肇淛《五杂俎》卷3)。商人的社会地位大为提高,士而商、商而士现象日益普遍,以致发出良贾何负闳儒的呐喊(汪道昆《太函集》卷55)。在许多地区,特别是经济发达地区,形成了重商崇利的社会氛围。

莫旭强译

  朱元璋着力打造的凝固化、扁平化的社会结构,到晚明时代也变得面目全非。在追逐商业利益、寻求生存机会、逃避赋役负担等多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人口流动性越来越大,里甲组织已难以维持空间的稳定性和户数的完整性,基本丧失了基层组织的功能。依存于里甲制度的粮长、里长、老人等职役性地方精英,难以保持原有的社会经济地位,而以绅士为主体的身份性地方精英,成为乡村社会的支配阶层。这一方面提高了社会自我管理能力,另一方面也给地方治理制造了不少障碍。晚明另一引人注目的现象,是民间组织广泛兴起,既有半官方性质的保甲、乡约,也有纯民间性质的宗族。此外,文人结社遍地开花,就连光棍流氓也成立了打行、访行等组织。晚明的社会风尚,与明代前期也迥然不同,侈靡风气弥漫社会,人们不再恪守传统的礼仪规范,安于既定的社会秩序,正如万历《重修昆山县志》所描述的:邸第从御之美,服饰珍羞之盛,古或无之。甚至储隶卖佣,亦泰然以侈靡相雄长,往往有僭礼逾分焉。

吉林出版集团

  晚明的政治体制,也难以维持朱元璋原初的设计,皇帝的决策权受到官僚集团的很大约束,重大事务都要交付廷议,参加者包括六部尚书、都御史、大理寺卿、通政使以及科道官,但负责票拟的内阁大学士不能与会。遇到特别重大的事情,还要采用记名投票的方式进行表决。晚明言谏之风甚盛,皇帝也常常受到激烈批评。一个广为人知的事例,是大理寺评事雒于仁竟然上疏指责皇帝嗜酒、恋色、贪财、尚气。这样的奏章,在其他时代恐怕很难出现。晚明党社之活跃、党争之激烈,在中国帝制时代也是罕见的,以东林党、复社为代表的清流派,举起天下之公论的旗帜,进行了长期的政治抗争。复社非常重视积累社会资源,开展了许多社会政治活动,甚至帮助周延儒谋得了首辅大位。在民间层面,晚明也是一个政治意识高涨的时代,社会舆论空前活跃,爆发了多次被称为民变的民众反抗运动。

2018年8月出版

  明初定于一尊的思想意识,从明代中叶逐渐打破,晚明思想界多元而活跃,理学与心学争鸣,玄谈与实学并立,中学与西学交融。兴起于明代中叶的心学,到晚明已是广泛流衍,激发出一股崇尚个性的自由精神,最终造就出李贽这样敢于颠倒万世之是非的异端思想家。晚明的文艺,也是异彩纷呈,风行一时的公安派重视个性与情感,提倡独抒性灵,不拘格套,非从自己胸臆流出,不肯下笔(袁宏道《叙小修诗》)。作为晚明标志性产品之一的小品,随兴漫笔,直抒胸臆,隽永有味,诙谐有趣,鲜明地显露出当时的文学趣味。最能反映晚明时代特征的,或许还是小说创作的繁荣,最为脍炙人口的当属长篇小说《金瓶梅》和短篇小说集三言二拍,这些作品满足了普通大众的阅读需求,反映了当时商品经济的繁荣、市民社会的发达、思想意识的多样和开放。

280页,55.00元

  由变生乱:晚明的失序与混乱

━━━━

  变与乱似乎是一对孪生兄弟,凡是剧烈变动的时代,往往也是混乱失序的时代。不过,变与乱的结果往往差别很大。有些社会最终走过动荡的变革时期,逐步确立了新的体制和秩序;有些社会则缺乏变革因素的增量积累机制,无法形成新的体制和秩序,只能通过恢复旧秩序而结束混乱局面。晚明时代,几乎各个领域都出现了新因素、新趋向,在带来生机与活力的同时,也加剧了社会矛盾、贫富分化、政局动荡、道德失范。换句话说,晚明时代虽然出现了一些不可逆的新变化,却未能引发根本性的制度变迁,明朝在变与乱的交缠中走向灭亡。

文︱严 泉

  从经济方面观察,晚明商业虽然高度发达,但发挥的建设性作用不够充分。梁方仲曾经指出,明代商业资本一马当先、一枝独秀,远远跑在农业和手工业之前,因此是虚有其表、外强中干的虚假的繁荣(《明代粮长制度》,上海人民出版社1957年版,P126-127)。这种看法是否完全妥当,当然可以讨论,但当时确实存在这种现象:商业经营积累了巨额利润,但转入生产性领域的数额却很小,大部分都消耗于生活性或奢侈性的消费。这并非是商人的短视,而是没有形成稳定的投资渠道与激励性的制度环境。大量金钱游离于非生产领域,滋养了穷奢极欲的生活态度和社会氛围,甚至贫穷人家也追慕仿效,造成若狂举国空豪奢,比岁仓箱多匮乏(崇祯《吴县志》卷10)的局面,给社会稳定造成很大挑战,所以张瀚叹息说:今之世风,上下俱损矣!(《松窗梦语》卷4)

在中国历史上众多开国之君中,朱元璋无疑是一位个性色彩浓厚、富有争议的人物。《明史》对他的评价是“盖明祖一人,圣贤、豪杰、盗贼之性,实兼而有之者也”。在当代明史专家吴晗的《朱元璋传》一书中,大量笔墨也是有关朱元璋严刑重罚的统治作风,用流血的手段进行长期的内部清洗,贯彻了“以猛治国”的方针,巩固了朱家皇朝的统治。近年来,朱元璋研究也得到了国外学者的关注,《剑桥中国明代史》曾经这样评述:

永利皇宫,这位杰出的开国之君在十四世纪四十年代,从天灾人祸和饥寒交迫的钟离村,一跃而在1368年在南京登上大宝,他走的这条道路由于他自己的雄心壮志和力求飞黄腾达的意识,已被有力地强行改造,而使之具有符合那些传统形式的合理的外貌。他精通怎样取得帝王统治之术。作为此后的皇帝,他将使这种帝王之术适应他为之着了迷的帝王大业的需要。

最新的海外研究来自法国学者马骊的着作《朱元璋的政权及统治哲学:专制与合法性》。本书以朱元璋的明初专制政权为研究对象,借助政治权力合法性的分析框架,依据绝对权力的理论学说,着重从传统儒家与法家学说中寻找朱元璋统治合法性的来源。不同于过去对朱元璋专制统治的批评,马骊认为朱元璋是一位极其关注民众福祉的帝王,可以说是获得了天命,所谓“一个专制政权,也有可能是合法的”。

其实关于明初政治制度的重要性,已经成为近年来学界的研究重点,在日本,“明初体制”成为中国历史的热点问题。当我们在通读马骊的着作后,或许印象最为深刻的并不是作者强调的朱元璋专制统治的合法性,而是明初政权体制的君主极权主义色彩,一种国家权力对社会生活的全面渗透与控制的制度创设,正如作者所言:“帝王术,也可以视为一种君主的全面控制社会的企图,已经非常接近极权。”

永利皇宫 2

从中央集权到君主极权

在朱元璋时代,政治体制从中央集权发展为君主极权,其标志性事件是传统宰相制的废除。本书序言也特别提到,“在漫长的中国帝制时代,他史无前例地废除了丞相职位,将权力集中到皇帝手中”。其实在明朝建立初期,行政机构的权力主体还是沿袭元朝旧制,所谓“国家新立,惟三大府总天下之政。中书,政之本;都督府掌军政;御史台纠察百司。朝廷纲纪,尽系于此”。中书省、都督府与御史台三大权力机构分立,地位最为显着者当属“百司纲领,总率郡属”的中书省,中书省是中央最高权力机构的主体,由左右丞相总管一切行政事务。但是这种相权牵制皇权的传统体制,对于政治强人朱元璋来说,却是无法长久忍受的。

本文由民风习俗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光怪6离的晚贝拉米(Bellamy)代,西夏末年社经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