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利皇宫赣南客家山歌保护还是创新,读书笔记

- 编辑:463.com永利皇宫 -

永利皇宫赣南客家山歌保护还是创新,读书笔记

内容提要:赣南客家山歌的保护与创新是一个两难问题。解决这个问题的切入点应该放在对赣南客家山歌的艺术特质的正确认识上。创新的策略是在继承的基础上创新。只有结合赣南客家山歌原有的创作、演唱等特色,借鉴我国少数民族优秀歌曲的音乐元素,结合时代音乐发展的特点,使赣南客家山歌通俗化、合唱化、器乐化以及演唱语言多样化,才能使赣南客家山歌唤发出新的艺术生命力。关键词:赣南;客家山歌;艺术特点;两难选择;创新

    赣南,宋明时又称南赣,其自然条件、经济发展、居民构成、社会风土以及行政设施等方面都有相对完整的体系,因而有一定的独立性。赣南地处赣江流域,上通巴陵,下连吴越。此外,武夷山、南岭不但成为全区的东南屏障,而且余脉伸展,丘陵纵横,素有“八山半水一分田,半分道路和庄园”之说。该地紧靠北回归线,纬度较低,受亚热带森林气候的影响,林木茂密,是全国十三个主要林区之一。山高林密,田少坡地多,决定了这里的人们以农牧为主,兼及采伐林木、运送木材、垦殖茶园等园艺业。所以这里流行的山歌、田歌、茶歌、船歌无不与山、与水紧密相关。秦汉以来,由于战乱的影响和出于某一特定时期的政治需要,北方居民即开始向还处于“蛮夷之地”的越地移民。从此,大量的北方居民定居赣南,特别是唐宋之际大量离井背乡的中原居民的迁入,他们在此开垦荒地,传播先进的耕作技术和文化,使这一地区的经济有了飞跃发展。所以赣南民歌不论是行腔还是用语都有明显的客家特点。

十一、客家支脉


    古代赣南民歌的发展大体可分为以下三个时期:第一时期为远古时期,时为秦汉以前。这时赣南居民多从事伐木和垦殖业。因此这时的民歌以山歌为多,伐木歌即是其代表;第二时期为唐宋时期。这一期间赣南的农业有很大的发展,尤其是种植业空前兴盛,居民以种五谷、桑麻为主。因此这时的民歌中,大多为田歌;第三时期为明清两代。这时,赣南由于茶叶生产日益发展并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到了清朝不但生产“贡品茶”,而且还随着航海业的发展而远销国外。每年春茶上市时,海内外人士云集,十分热闹。居民从事茶叶生产的增多,茶歌便成了这时赣南民歌的突出代表。

(一)概况

随着时代的发展、文学艺术的内容和表现方式的日益丰富,人们的艺术欣赏水平也在不断变化和提高。赣南客家山歌作为一种古老、土著的艺术,也面临着保护还是创新的两难选择问题。对于这个问题,文化学、经济学、宗教学等不同的学科有不同的研究角度,可以得出不同的结论。本文拟从音乐学的视野对这一问题进行探讨,作为引玉之砖,求教于学术界。一、两难问题的冒出:孰优孰劣,扑朔离迷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赣南客家山歌有着重要的历史与文化价值,需要大力保护;而从时代发展的眼光来看,赣南客家山歌到了不创新就难以生存的危险境地。保护?创新?委实是一个两难的选择。(一)保护:源于赣南客家山歌的历史及文化价值赣南客家山歌,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据《赣州府志》记载:赣南客家山歌起源于伐木客(即伐木工人)。《诗经》《小雅伐木》中曰:伐木丁丁,鸟鸣嘤嘤;……嘤其鸣关,求其友声。这首《伐木歌》是有资料可查的最早的一首赣南山歌。赣南客家山歌中的代表兴国山歌的发端语起兴词哎呀嘞就是伐木工人在劳动中或劳动后伸腰舒气的感叹声。伐木歌起,山鸣谷应,引起上山的樵夫,放排的工人,耕耘的农民感情上的共鸣,于是互相唱和,成为劳动群众表达思想感情的一种方式,代代相传,蔚然成风。[1]独树一帜的赣南客家山歌,在民间文学中占有重要地位,从多重意义上成为我们认识和了解赣南文化乃至整个客家文化的一把神奇的钥匙。客家人在一次又一次的迁徙过程中,形成了爱国爱乡,崇文重教,诚恳弘毅,团结包容,勤劳俭朴,开拓创新和刚柔相济的文化心理和人文精神。客家人的这些人文精神,在赣南客家山歌中有着充分的体现。比如,兴国山歌的代表作品《打着山歌过横排》:哎呀嘞哎,打着山歌过横排,横排路上石崖崖,走了几多石子路哎,心肝格,不知走烂几多烂草鞋。[2]充分体现了赣南客家人民不畏艰难险阻,勇于向前,开拓进取的坚韧个性以及务实乐观的精神特质。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兴国人民创作了如《鸡心岭上金灿灿》《送郎参军》《苏区干部好作风》等等无数的山歌,歌唱革命和革命战争,歌唱新的生活,表现了他们崭新的思想和感情。他们的山歌和革命息息相通,血肉相联,记录着大量革命史实,犹如一部浩瀚的革命史诗,对推动革命战争,打破敌人的经济封锁,树立革命传统作风,以至瓦解敌军等等,都发挥了巨大作用。这些原汁原味的山歌,作为客家文化和人文精神的象征,满载着赣南客家山歌光荣与骄傲的历史,需要我们大力保护。(二)创新:来自弘扬赣南客家山歌艺术价值的时代呼声然而从现实的角度来看,赣南客家山歌却进入了发展的低谷时期,淹没在流行歌曲、艺术歌曲的大浪之中。不但在卡拉ok厅这种年轻一代喜爱的地方看不到山歌的影子,赣南客家山歌还逐渐远离了它原有的民俗活动的功能,由原来的香饽饽变成无人问津的烫手的山竽。以前,在赣南山区,人人都爱唱山歌,妇女都有吟唱《摇篮曲》《催眠曲》的习惯,籍此寄托对下一代诚挚的希望和深切的爱。青年男女上山砍柴、采茶时,在山间野外也常常以比山歌的方式来歌唱美好的生活,表达自已的爱憎,并以此作为互诉衷肠、倾吐爱情的媒介。因此,涌现出许多像谢水莲一样知名的山歌王。然而,时过境迁,老一辈歌者逐渐退出山歌演唱舞台,年轻一代又不喜欢山歌,赣南客家山歌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危机,其涵盖的极其珍贵的民间艺术价值也就无法体现出来了。在这种背景下,对赣南客家山歌是保护还是创新,确实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如果不采取保护政策,其生存状况堪忧,甚至有流失的可能[3];而如果采取创新策略呢,则有可能削弱其原生态风格,失去其原有的格调,最终使赣南客家山歌缺乏原汁原味的色彩,蜕变为另类艺术。二、解决两难问题的切入点:正确认识客家山歌艺术特质从音乐学的视野来看,正确认识客家山歌的艺术特点是解决客家山歌保护与创新两难问题的切入点。大致而言,赣南客家山歌有以下几点艺术特质。(一)调式与句式简单化客家音乐尚未在音乐上形成自己的音调,没达到让人一听就知道这是客家音乐的成熟地步。赣南客家山歌调式多为羽调式和征调式。一般多采用四声羽调式la、do、re、mi,征调式为sol、la、do、re。曲调进行时,羽调式常采用la-re(反行是re-la)或la-mi(反行是mi-la);征调式常采用sol-la-do-re(反行是re-do-la-sol)。赣南客家山歌的音区比较高,曲调旋律跳跃小、音域相对北方山歌而言比较窄;句式基本是4句7字体,第1、2、4句押韵,每句为2、2、3的组合。比如,著名兴国山歌《苏区干部好作风》:哎呀嘞苏区干部好作风,自带干粮去办公;日著草鞋干革命,同志哥夜走山路打灯笼。[4]除了歌头衬词哎呀嘞以外,整首歌曲,由4个乐句组成,每句7个字。调式与句式都过于简洁,不利于歌者的演唱发挥。(二)表现手法直白化与演唱语言方言化赣南客家山歌既包含了中原音乐的韵致,又显露赣南山区客家音乐的特色,大多比较高亢,具有浓郁的山情风味,颇富情趣。赣南客家山歌总是直抒胸臆地表达情感,词意坦率,充满激情,不需铺垫和感情的节制,即使是悲苦的内容也不人为地压抑。因此山歌音乐不过多地讲究形式上的修饰,表现手法比较单纯、质朴。而现在的文化主流大多以城市生活为主,表现的爱情主题也往往比较含蓄,与山歌的直白形成较大的反差。此外,赣南客家山歌作为一种古老的的艺术,全部是用客家话演绎。正因为这样,使其带有浓厚的地方性色彩,因而流传范围小,不利于客家山歌的发展。

    近代,即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时期的赣南民歌,除了反映赣南人民生活和斗争的一般民歌外,尤其值得我们注意的是,随着钨矿的发展,增添了反映钨矿工人苦难生活的矿工歌。

“客家”是与“土著”相对而言。分布于广东、福建、江西、台湾、广西、湖南、四川等省,而粤东、粤北、闽西、赣南这一片相连的地区是客家分布的主要地区,因此客家音乐支脉亦主要指的是这一带客家居民的民间音乐。民间音乐的形式主要有:梅县山歌、兴宁山歌、闽西山歌、兴国山歌、粤北舞歌、船灯、花灯、竹板歌、南词北调、汉戏(外江戏)、山歌戏、采茶戏、汉乐、十班等。其中山歌为代表性乐种。

    当代,赣南民歌从远古的伐木歌,发展到茶歌以及从内容到形式都面目一新的红色山歌。这些新民歌是赣南劳动人民走过的艰难曲折道路的真实写照,是赣南社会发展的生动反映。

(二)客家山歌述要

    赣南客家山歌产生于客家劳动人民中间,人们在山上砍柴、摘木梓、伐木放排、铲松油、挑担及田间劳动时,或为寻觅同伴,以驱野兽强盗;或为消除疲劳对歌打趣;或诉幽怨;或泄愤懑;或表男女爱慕之情等等,都用山歌的形式来表达。“唱戏一半假,山歌句句真”,其丰富多彩的内容,是客家人民生活的一面镜子。而其中又以情歌数量最多,也最富特色。正如山歌所唱:“自古山歌唱风流”,“ 山歌唔唱唔风流”。诸如爱慕、试探、追求、初恋、热恋、拒爱、送别、相思、断情等等,均用大量形式各异的山歌来表达。如上犹的一首山歌唱道:“高岭埂上打呼咒,细妹屋家吃晏昼;细妹听到呼咒响,筷子一扔碗一丢。”表现了细妹听到情哥唱山歌的哟嗬声,便无心吃饭的天真活泼形象。又如兴国的《生死缠》:“入山看到滕缠树;出山看到树缠藤;树死滕生缠到死,滕死树生死也缠。”歌随人走,这首表现爱情生死不渝的山歌,不仅广泛流传于赣南,且在粤东、闽西、广西和台湾都有传唱。

1.闽西客家山歌

    在音律艺术上,由于赣南地处山区,山歌常出现在深山密林或田野山坑,为求传得远听得清,一般音调高扬,声音绵长。其最高音往往在第一句中就出现,起到先声夺人或呼唤的艺术效果,然后逐渐下行至主音结束。在修辞手法上,从诗歌最基本的“赋、比、兴”,到双关、对偶、歇后、排比、顶针(尾驳尾、捡脚跟)、反复重叠等各种修辞手法都有应用。在唱法上,有假嗓、本嗓和细嗓三种。假嗓,包括真假嗓结合唱,主要用于高腔山歌;本嗓,为常见形型,它润腔复杂多变,擅长即兴编词对歌;细嗓,多为妇女单独自吟自唱,音量小,音调宁静细腻,委婉动听。前两种唱法,歌之头尾还常加歌号子“嗬——喂”。在句法结构上,主要有二句体和四句体。前者运用上下句不断反复而成,一字一音,重在表达歌词内容;后者是在前者基础上发展而成,一般歌首有一长拖腔。

闽西客家山歌指的是流传于旧属汀州府的长汀、上杭、武平、永定、宁化、清流、归化(今明溪)等县歌连城部分地区客家人聚居地的山歌。

本文由民风习俗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永利皇宫赣南客家山歌保护还是创新,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