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利皇宫从客家山歌看客家妇女在传统文化中的

- 编辑:463.com永利皇宫 -

永利皇宫从客家山歌看客家妇女在传统文化中的

内容提要:客家妇女作为客家民系的一个重要群体,为家庭和社会作出了突出贡献,在整个传统文化中占有相对较高的地位。本文从客家山歌的角度,阐述客家妇女的家庭、婚姻、经济、社会文化等地位。关键词:客家山歌;客家妇女;地位

内容提要:从客家山歌中,梳理客家妇女长期以来被男权文化意识扭曲异化的精神个性。关键词:客家山歌;客家妇女;精神个性

永利皇宫 1



请查看,属于你的“情书”。你会用中文表达爱意,你会用英文表达情意,你会用粤语明心意,可你会用山歌来表达爱情吗?

客家妇女作为客家民系的一个重要群体,其在传统文化中所占的地位,一直是很受关注的问题。罗伯特史密斯在《中国的客家》一书中说:客家民族是牛乳上的乳酪,这光辉至少有百分之七十应该归功于客家妇女。厦门大学郑朝宗教授在《汀州杂忆》一文中说:此地的妇女确实是勤劳的,肩挑背负,起早迟眠,包揽家务事。这种妇女真可谓算得中华民族的脊梁。从这些盛誉及客观现实中,不难看出:客家妇女为家庭和社会作出了突出贡献,在整个传统文化中占有相对较高的地位。一、客家妇女是家庭生活和经济的重心(一)客家妇女在家庭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不同于传统中国男主外,女主内的社会分工,客家妇女除了在繁衍生息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外,还是家庭中的重要劳动力。在客家的生活环境和客家男子轻视务农、崇尚读书和出外谋生等思想的影响下,客家妇女便挑起了家庭的重任。无论是在对老弱的扶持、幼儿的教养、家庭的料理或是亲朋好友的应酬,都做到美满周到,充分扮演好妻子、好母亲、好媳妇、好婆婆的角色。《赣州府风俗》载:各邑贫家妇女及女仆多力作,负水担薪,役男子之役。耕田种地,上山砍柴,织麻缝纫,做买卖,基本上每一个角落都可看到客家妇女忙碌的身影,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客家妇女歌》唱道:生女莫在古程乡(今梅县),程乡女子苦难当,别处女子深闺宝,程乡妇女耕田庄。赤脚落田播种秧,泼粪施肥又脱秧,三月莳田挑秧把,中耕除草耘田忙。若遇老天唔打帮,一夜戽水到天光,一直忙到造禾熟,收割农事又紧张。早造刚完秋季忙,又把番禾赶插上,若遇高田水唔足,改种番薯唔丢荒。十月立冬稻谷黄,晚造收割又登场,程乡妇女如六月,再把谷粒屯中藏。两造收完冬种忙,播下小麦一行行,唯有小冬稍自在,等待明春小麦黄。一年四季农事忙,程乡妇女非寻常,女子同男子汉,勤劳美德堪赞扬。这首歌出现了三月、六月、秋季、立冬、小冬、明春等时间,记叙的是客家妇女一年四季的农活安排。农活的内容有:播种秧、泼粪、施肥、除草、种番薯、收割等。《客家哺娘(妇女)》道:客家哺娘,鸡啼起床。梳头洗面,先煮茶汤。煮好早饭,天才大光。洒水扫地,挑水满缸。盲(未)有食朝(早饭),先洗衣裳。讲究养猪,煮汁拌糠。灶头锅尾,光光张张。田头地尾,种菜种粮。针头线尾,绣织在行。家头教尾,顺理有方。爱子爱女,惜肝惜肠。唔生是非,敬重爷娘。推砻踏碓,唔声唔响。捡樵割草,山歌飞扬……丈夫出门,家事敢当。刻苦耐劳,唔怕风霜。能粗能细,有柔有刚。远近赞美,客家哺娘。这首歌描述的则是客家妇女的日常生活及为人处世。歌中的四头四尾(家头教尾、灶头锅尾、田头地尾、针头线尾)非常形象地概括了客家妇女屋里屋外的活动。(二)客家妇女在家庭经济中的重要地位客家男子崇尚读书和出外谋生。据《光绪嘉应州志礼俗卷》载:州俗土脊民贫,山多田少,男子谋生,各抱四方之志。因客家人居住的自然环境总是田少山多,加上地处沿海,所以很多客家男子都漂洋过海,出外谋生。有的客家男子出去后,三年五载都不曾回家,甚至不会给家里提供任何的经济来源。在这种情况下,客家妇女除了包揽家中所有家务、农事外,还要考虑家中的经济问题。因此,客家妇女饲养家禽,上山打柴到集市出售,有时甚至到码头和建筑屋宇当粗工。她们吃苦耐劳、省吃俭用、精打细算,支撑起整个家庭。广东客家学者房学嘉就曾得出过这样的结论:长辈客家妇女在家庭经济生活中拥有权威的地位。《好姑娘》道:……鸡蛋鸭卵,豆鼓酸姜。有米有麦,晓得留粮。粗茶淡饭,老实衣裳。越有越俭,唔贪排场。就无米煮,耐雪经霜。捡柴出卖,唔蓄私囊……

客家人的精神个性,随着客家民系的形成崛起于历史舞台,越来越引起世人的瞩目。许多研究人员把目光投向客家精神内涵研究,并形成了诸多大同小异的归纳与概括,如爱国爱乡、勤朴好洁、崇儒重道、尚文习武、团结互助、奋发自强[1],纯朴保守、坚忍刻苦、崇尚忠义、尊文重教、尊重妇德、持重武术、偏爱清洁、勤劳节俭[2]等。笔者认为这样的客家精神固然得到众人的认同,但它是基于居统治地位的男子文化角度的认同,并没有深刻全面地反映出客家女性的精神面貌。本文试图从客家妇女我口唱我心的山歌中,梳理客家妇女长期以来被男权文化意识扭曲异化的精神个性。一、勤俭坚忍家庭生活的支柱男主外,女主内是中国社会的传统分工,男人下地劳动赶骡运输播种收割,妇女在家烹饪纺织,男女分工很明确。而客家妇女由于客家男子轻视务农和家庭劳动,崇尚读书和出外谋生[3],便挑起了生产劳动、料理家庭、教养子女等重任,养成其坚忍卓绝、耐劳耐苦、独立奋斗之精神。她们终年不敢懈惰怠慢,不知疲倦地为着丈夫、儿女、子孙后代,默默奉献青春韶华和毕生精力。乾隆《大埔县志风俗篇》云:妇女装束淡素,椎髻跣足,不尚针刺,樵汲灌溉,勤苦倍于男子,不论贫富皆然。《客家妇女歌》记叙了妇女从事的一年四季的农事:生女莫在古程乡,程乡女子苦难当,别处女子深闺宝,程乡妇女耕田庄。赤脚落田播种秧,泼粪施肥又脱秧,三月莳田挑秧把,中耕除草耘田忙。若遇老天唔打帮,一夜戽水到天光,一直忙到造禾熟,收割农事又紧张。早造刚完秋季忙,又把番禾赶插上,若遇高田水唔足,改种番薯唔丢荒。十月立冬稻谷黄,晚造收割又登场,程乡妇女如六月,再把谷粒屯中藏。两造收完冬种忙,播下小麦一行行,唯有小冬稍自在,等待明春小麦黄。一年四季农事忙,程乡妇女非寻常,女子如同男子汉,勤劳美德堪赞扬。(注:古程乡在今梅县。)《客家晡娘(妇女)》则描绘了她们的日常生活和待人处世的懿德:客家晡娘,鸡啼起床。梳头洗面,先煮茶汤。煮好早饭,天才大光。洒水扫地,挑水满缸。盲有食朝,先洗衣裳。讲究养猪,煮汁拌糠。灶头镬尾,光光张张。田头地尾,种菜种粮。针头线尾,绣织在行。家头教尾,顺理有方。爱子爱女,惜肝惜肠。唔生是非,敬重爷娘。推砻踏碓,唔声唔响。捡樵割草,山歌飞扬。……丈夫出门,家事敢当。刻苦耐劳,唔怕风霜。能粗能细,有柔有刚。远近赞美,客家晡娘。客家妇女从小就学会各种劳动,学做四头四尾:家头教尾整理家务、上侍翁姑、下育子女,都料理得井井有条;灶头镬尾烧饭煮菜、割草打柴样样得心应手;田头地尾播种插秧、驶牛耕田、锄草施肥、力争丰收;针头线尾缝纫、刺绣、纺织等女红,件件都能动手自为。按客家传统,只有学会了这些工夫才算是能干、合格的女性,才能嫁个好丈夫。足迹遍及海内外的清代乡贤黄遵宪不禁慨叹:吾行天下者多矣,五洲游其四,廿二行省历其九,未见其有妇女劳动如此者[4]。客家地区形成女劳之风,是有其社会历史原因的。(1)保持和发扬了唐代以前中原地区的健妇古风。古乐府的健妇持门户,亦胜一丈夫和杜甫《兵车行》的健妇把犁锄的诗句,正是客家妇女的真实写照。

入山看见藤缠树,出山看见树缠藤;树死藤生缠到死,藤死树生死也缠。

这是一首在哪里都能看到的客家山歌,是客家山歌中情歌的典型。这首情歌未出现一个“爱”字,但却把“爱”在藤树相缠的图画中流露出来;不说一个“情”字,而让坚贞不渝的情意在图画中充分表达出来,这就是客家情歌的精妙之处。全诗四句二十八字,它以平常的写法,用“自然物”进行点化,创造了一个极为炽热的、深沉的、逼真的情感世界。

今天我们来讲讲属于你的新型“情书”——客家山歌吧!

客家山歌是客家人用客家方言创造的“音乐”,可以放声歌唱,可以吟唱,山歌是客家人生活的直接反映。客家山歌有不同的分类,客家学奠基人罗香林教授在《粤东之风·客家歌谣的分类》一书中把客家歌谣分为五类:情歌、生活歌、讽劝歌、儿歌和杂歌这五类。其中客家情歌在客家山歌中占极大部分的。

罗香林教授在《粤东之风》中总收录504首山歌,其中就有400首为客家情歌。情歌为什么会在山歌占极大多数呢?这与客家人的历史社会生活是离不开的。

“逢山必有客,有客必有山”,正是客家人一直以来居住的环境都处在偏僻的山区,山区的闭塞、落后、贫穷使得客家男人大多出外谋生,就是前面提到的“下南洋”热潮,田头地尾,各种家务活农活就交给客家妇女去做。正因为客家男人长期在外,致使客家男女不得不长期“异地恋”,由此男女之间的思想,相思之情在那通讯不发达的时代只能通过歌唱山歌来表达了。另外还因为客家地区封建礼教观念很严重,青年男女之间对自己的婚姻不能自由作主,没有花前月下的你侬我侬,青年男女的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这种情况下,男女通过歌唱山歌表达出对自由恋爱,自由婚姻的渴望。这就是为什么情歌会在山歌中占多数的原因。

本文由民风习俗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永利皇宫从客家山歌看客家妇女在传统文化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