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利皇宫】民间豫剧艺人要不要改行,唱出文

- 编辑:463.com永利皇宫 -

【永利皇宫】民间豫剧艺人要不要改行,唱出文

一辆印着“送文艺下乡专用车”的民间豫剧团大巴,于3月2日深夜在河南省林州市坠入百米深崖,致20死13伤。死伤者,包括张现雨的豫剧团同事,还有和妞妞一样、趁寒假被父母接来团聚的孩子。

在许多人的印象中刘胡兰是剪着齐耳短发,而在现代豫剧《铡刀下的红梅》中,她刚出场时却是梳着一条乌黑亮泽的长辫子,而且不愿意被剪掉,理由是“剪了俺奶奶会难过”。这个生活化的“刘胡兰”的爱美与稚气不仅无损刘胡兰的英雄形象,还深深打动着观众的心。她的扮演者就是河南小皇后豫剧团团长、中国戏剧梅花奖“二度梅”获得者、第三届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荣誉称号获得者王红丽。

送戏、种戏和养戏 唱出文化大天地——河南新郑戏曲进乡村见闻

这起夺去20条生命的交通事故,“意外”揭开了民间豫剧艺人的生存状态。他们,靠卖艺为生;台上,在观众的喝彩声中获得快感和自信;台下,为了“多赚一点”疲于赶场,甚至不惜冒险赶夜路,为此付出了生命。

【“小皇后”卖烤鸭】

新华社郑州10月16日电 题:送戏、种戏和养戏 唱出文化大天地——河南新郑戏曲进乡村见闻

赶一场“最贵”的戏

王红丽1967年出生于河南一个梨园世家,自幼对豫剧产生了浓厚兴趣,1985年从洛阳戏校毕业后进入河南省豫剧二团,工豫剧花旦、闺门旦。18岁时第一次参加比赛就夺得“香玉杯艺术奖”,20岁时主演《春秋配》一剧在河南剧坛崭露头角,21岁时以《司文郎》一剧在河南省第二届戏剧大赛上获一等奖。由于扮相俊美,演技出众,嗓音清亮甜润,她被观众称为“豫剧小皇后”。1989年赴京演出时剧作家马少波为她题诗赞曰:“陈姿阎韵两派兼,借得金玉三分憨。胡女雪梅传京蓟,急管繁弦惜少年。”

新华社记者张浩然

民间豫剧团,常自嘲是“土八路”。

就在小荷才露尖尖角之时,令人始料未及的是,1990年王红丽因故离开了河南省豫剧二团。当时流行“下海”,王红丽也跃跃欲试,选择了“和唱戏八竿子打不着的行当”,开起了烤鸭店,而且卖得特别火——两年之间腰缠百万,还开了好几家连锁店。尽管如此,王红丽心里并不快乐,那时候她连做梦都在唱戏,可以好几天不去店里,可一天不练功吊嗓就难受得很。而真正刺激她回归豫剧的,是一批忠实顾客的声音:“俺来买烤鸭,就是想听听你的嗓子音”;“自从看了你的戏,就喜欢上了豫剧,可惜你不唱戏了”;“‘小皇后’更应该属于舞台”……他们的话让王红丽意识到:“原来是我的戏迷在捧生意,而豫剧不也是我自己的真爱吗!我要回到豫剧舞台!”

“新郑是‘戏窝’,老百姓爱听戏、爱唱戏,市豫剧团上世纪就出名了,他们出演的《包公误》还被拍成电影了。”河南新郑黄帝故里文化研究会副会长赵宪立说,为了满足老百姓的需要,把文化传承下去,新郑在送戏、种戏和养戏。

2014年8月,中年男子田四伟“拉起”了自己的豫剧团。他住在其妻李喜乐老家荥阳市曹李村,曾是业内有名的“外交”(给豫剧团拉业务,抽成10%到20%),“赚了不少钱”,许多专业豫剧团负责人都知道他。

虽然当时河南各大剧团都处于低迷状态,但王红丽做了个大胆的决定——关掉烤鸭店!把赚的钱全部投入到成立自己的豫剧团中。1993年冬天,王红丽正式成立了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小皇后豫剧团。

隶属于河南省会郑州的新郑市,历史悠久,文化丰厚。近年来,新郑施行的“戏曲进乡村·欢乐进万家”文化惠民工程,让百姓得到实惠,让戏剧院团得以生存和发展,让戏曲文化得到保护和传承。

春节前后,许多地方有开庙会、唱大戏的风俗,是豫剧团的演出旺季。

重返豫剧舞台后,王红丽感到无比踏实,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开团大戏《风雨行宫》和《美女涅槃记》好评如潮,但谁会知道,由于没有自己的排演场,这两台戏是借用电影院做排练场,而且是在电影散场后的深夜排练到次日凌晨……由于剧团得靠演出来维持运转,所以“一切都要自力更生”。王红丽告诉记者,为了节省开支,当时小皇后豫剧团从不请小工卸台装车,所有的活儿都是自己干,甚至连演员头上戴的一朵小花也是自己做的。

送戏下乡:小戏台唱出大天地

早在腊月二十八,田四伟就将豫剧团几十人拉到郑州市岗李村,准备正月初一在村里的演出。除夕夜,大家望着天空中的烟花,凑在一起包肉饺子,年就算过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剧团成立的第2年,《风雨行宫》从河南演到山西、河北,到达北京时整整演了100场,凭借这部戏王红丽一举摘取了中国戏剧梅花奖。

在新郑市和庄镇老庄刘村的戏台上,56岁的刘桂霞唱起了她最拿手的《穆桂英挂帅》,她既是老庄刘村村剧团的团长,同时也是2100多人的老庄刘村的党支部书记。

对民间豫剧团来说,在外过年是常事

“丰富了人生阅历,对我经营自己的剧团也有帮助,因为懂得了去考虑顾客的需要。”回顾卖烤鸭的人生插曲时,王红丽坦言。

“团里最年轻的37岁,最大的64岁。”刘桂霞说,“从2013年开始就在村东边路灯下唱,从10来个人唱到30多人。”

演出一直不断,3月2日晚,豫剧团一行41人分乘3辆车,连夜赶往林州。田四伟和其5岁儿子等8人,躲过一劫。

【吃饭戏和精品戏】

刘桂霞提到的最年轻的团员,是唱闺门旦的李新英,她最拿手的“段儿戏”有《秦雪梅吊孝》《大祭桩》等。2017年,李新英参加了河南电视台著名戏曲栏目《梨园春》的海选。

深夜,大巴翻滚着,坠崖,致20死13伤。死伤者,包括3名平时见不到父母,趁寒假找父母“团聚”的小孩,其中两名死亡,分别9岁、14岁。

“一个剧团,要在演出市场中生存,必须有名角和好戏。”率领河南小皇后豫剧团走过18个年头的王红丽对此深有体会。

“报了101人,我进了前5名。”李新英正说着,邀请她去演出的手机又响了,“10月17号去新华路街道参加重阳节演出,给敬老院的老人们唱。”李新英说,“我们常被邀请去附近演出,去过开封的兰考,最远还去过湖北。”

事发后,田四伟、车主李喜乐、司机等相关责任人被公安机关控制。经初步调查,坠崖原因是车速过快、司机操作不当。

名角的魅力能吸引大批观众,而对于小皇后豫剧团来说,有王红丽这一个名角儿还不够,剧团还将办团和办学合二为一,先后招收了4批约百名小学员,并花重金下功夫培养有潜质的年轻演员,或送到国内知名院校进行培养,或委以主要角色锻炼提高。而有了名角儿后,只演老戏是不够的。为此,小皇后豫剧团18年来共自编自创了20多台新戏,既有《三更生死缘》《崔秀莲传奇》等传统连台本剧,也有《风雨行宫》《铡刀下的红梅》这样的精品剧目,共获省及省以上各类奖项和奖励80次之多。

2016年,在新郑市实施的基层综合文化服务中心建设三年行动计划支持下,老庄刘村原来的小戏台被扩建为大戏台,村剧团有了专业的舞台、服装、道具和音响。“你只要一开演,就有不少人看。”在村剧团里女扮男装的陈芝兰说。

平日,豫剧团到荥阳周边演出,多是田四伟驾驶大巴,但他没有资质,担心春运查的严,事发这次临时找来一位50多岁的司机。

“我们的每个剧本都是千挑万选的,因为得把每笔投资都收回来,必须排一个成一个。”王红丽告诉记者,小皇后豫剧团排戏不跟风,在创作和排演剧目之前,都要进行深入细致的市场调查,根据市场需要和观众的欣赏趣味确定剧目生产。剧团所排的戏分为吃饭戏和精品戏两大类。“吃饭戏可以满足群众看戏多样化的需求;精品戏让我们立团、打品牌,扩大影响力。这两者缺一不可。”王红丽说。比如连台本戏《三更生死缘》投资较少,故事性强,观赏性高,一推出就受到老百姓欢迎,是部畅销的吃饭戏;而《铡刀下的红梅》是由著名戏剧导演余笑予、王豫生和湖北编剧宋西庭关门琢磨剧本,前后修改数次,历时半年才创作出的思想性和艺术性俱佳,在剧本结构、性格塑造等方面具有独创性的精品戏。

“除了新郑市豫剧团来送戏,还有民间剧团和戏迷们来唱。”新郑市梨河镇刘吉安楼村支部委员贾建民说,“隔壁市的村民都来听戏了,说是没俺这儿演出多。”

多名伤者回忆,路上他们喊“开慢点”,但司机不听,“出事时,他说刹不住车了”。

【19袋花生的故事】

种戏在乡:戏曲骨干“结对传授”

或许不赶夜路,悲剧就能避免,但,这几无可能。

“广大农村是地方戏曲最大的市场,农村才是我们真正吃饭的地方;要想使剧团生存发展,必须从开发农村市场入手。”王红丽说,小皇后豫剧团从建团开始,就确立了“服务农民,服务基层,走平民化道路”的办团宗旨。而选择了基层,就意味着选择了艰苦。基层的演出条件较为简陋,绝大多数是露天舞台,小皇后豫剧团经常在四面透风的舞台上打地铺睡觉,夏日的蚊虫叮咬,冬天的风霜雨雪,他们都深切体会过。有一个酷热的夏天,小皇后豫剧团在基层演《秦雪梅》,扮演秦雪梅的王红丽以精彩演出博得了观众的阵阵掌声,但当王红丽在掌声中走下舞台时,却一下摔倒,将近20分钟后才苏醒过来,后来被医生诊断为重度中暑……“出门一身棉,回来一身单,过年不在家,在家不过年”,正是剧团演艺生涯的形象写照。

“我从小就喜欢戏,但唱不好。从2017年开始,新郑市豫剧团经常带专业演员来给我们指导,从唱腔到动作。”刘桂霞说,“我唱‘上呀上写着,浑呀浑天侯穆氏桂英’时,‘侯’这个字我老带儿化音,曹敏一下就给我指出来了。”

民间豫剧团多是月薪制,无论每天是否有演出,都要发工资。像田四伟,每天工资支出就要四五千元。为不耽误次日演出赚钱,经常连夜赶场。

18年来,小皇后豫剧团90%的演出是在农村辗转奔波,他们历尽艰辛、跋山涉水、走乡串寨,给农民观众带去了他们喜闻乐见的戏曲,活跃了农村的文化生活。有一年,距开封很近的尉氏县赫寺村村长见到王红丽说,“真的想请你们来我们村唱戏,但现在钱老凑不齐”,听到这话,爽快的王红丽立马对他说:“我们不要钱,免费为你们演4天,让大家高兴高兴!”4天7场演出让赫寺村的村民兴奋得像过年一样,离戏台较远的还开着小拖拉机载着一家子来看戏,戏台前的空地上黑压压的满是观众不说,就连周围的树上、房上也都爬满了人。农民看豫剧,往往还有一个习惯,就是每场演出后,演员要再来段清唱。为了让观众过足“戏瘾”,王红丽总是带头一段又一段地表演,直到他们呼“过瘾”为止。戏演完后,小皇后豫剧团要离开的时候,乡亲们竟扛着麻袋,硬是要把19袋花生装到剧团的车上。剧团坚决不要,可村民们围着车不让走。“舞台是观众用心搭起来的,咱们要掏出心窝子为老百姓唱戏。这盛情难却的19袋花生是我一辈子难忘的珍贵记忆。”说起这些,王红丽仍感动不已。

“她们都叫我曹敏,叫习惯了。”新郑市豫剧团团长曹会敏说,“跟村剧团结对子两年多了,都很熟。”

多数地方,豫剧一个“台口”是三天四夜共10场戏,每天3场(上午、下午、晚上各一场)。最辛苦的,是演完夜场,收拾设备、行李要1个多小时,再连夜赶几百公里路,到目的地就要搭舞台、装设备,开始演出。

就是凭着这种服务群众的真诚,小皇后豫剧团在老百姓中树立了良好口碑。就拿今年6月份在陕西安塞演出的事说,当时剧团还没到目的地,那里的200多名村民就敲锣打鼓地在路口迎接。18年了,王红丽以年均400余场的演出率团巡回在豫、晋、冀、鲁、皖、苏、粤等省的广大农村和工矿,迄今巡回演出6000余场,观众多达3000万人次,剧团还被中宣部、文化部授予了“全国服务农民、服务基层文化工作”特别贡献奖。

说起新郑市豫剧团的“送戏”和“种戏”,曹会敏娓娓道来:“我们团有80多人,大概从2002年开始参加‘百场演出,送戏下乡’,2016年开始结对子,2017年开始进校园,培育戏曲种子。”

车祸发生日距正月十五还有3天。按照惯例,正月十五、二月初二戏价最贵。

【“台上一棵菜,台下一家人”】

在梨河镇新蛮子营村综合文化服务中心,副镇长高毅翠介绍,“服务中心有多功能培训室,市豫剧团在这儿给戏迷培训。”梨河镇综合文化服务中心主任张莹说,老百姓总在问,“啥时候再来啊”,都盼着老师们来上课。

“平时一场戏四五千,听说我们赶这个‘台口’一场戏一万。”受伤的豫剧团电工仝立凯,伸出一根手指比划着说,“团长当然赚钱了。”

“台上一棵菜,台下一家人”是小皇后豫剧团倡导的集体精神。“台上一棵菜”喻指剧团成员在舞台上像包心菜一样,以戏为中心相互配合;而“台下一家人”更是名副其实,因为小皇后豫剧团管吃管住,团里的人一年中至少有9个月是在一起工作、生活,整个团就是一个大家庭,必须相亲相爱。

永利皇宫,戏曲在乡村传播,有对经典的坚守,也有点滴的创新,戏曲广场舞就是其中一种。

本文由民风习俗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永利皇宫】民间豫剧艺人要不要改行,唱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