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曾为海内外所爱,在欧洲扇出中华风

- 编辑:463.com永利皇宫 -

曾为海内外所爱,在欧洲扇出中华风

原标题:山村制扇女匠人: 巧手做团扇 年产两百万把热销日本

永利皇宫,扇子,在中国,既是日常用品,又是精美的工艺品。

永利皇宫 1

  本报讯 (记者 刘级心 李西婷 文/图)9月10日早上8点,像往常一样,长宁县梅硐镇坪桥村村民万英骑车5分钟到宜宾磐达制扇有限公司上班。这段时间公司正在赶制一批发往日本的团扇,而她需要把关质量,还要参与团扇制作,因此分外忙碌。

欧洲;扇子;折扇;中国;象牙

在成都金沙遗址游览,这里有一个《太平有象——明清牙雕艺术展》,一下子被这里展出的象牙扇子惊住了,如此的柔美与精湛,真的不敢相信这就是坚硬象牙做成的。

磐达制扇有限公司位于长宁梅硐镇马鞍村,主要生产出口日本的团扇。团扇需要手工制作,对工人的技术要求较高,公司有一两百名工人,多数是附近的农村妇女,经过专业训练,她们的制扇手艺日渐纯熟。像万英这样的女工经过4年多磨练,现在已经是管理人员,而且能够带学徒了。

扇子,在中国,既是日常用品,又是精美的工艺品。从形状上看,有折扇、团扇、方形扇、葫芦形扇、梯形扇、芭蕉叶形扇、椭圆形扇等;从制作材质看,有纸、绢、木、羽毛、象牙、芭蕉,以及竹子、蒲草、麦秆等。无论平民百姓还是皇室贵胄,扇子在生活中都不可或缺。这一点在欧洲也是一样的。

永利皇宫 2

“团扇工艺如果细分大概有47道工艺,包括破竹、削节、钻孔、削把柄、劈丝、烤油、穿穗编线、糊纸、收边等环节。”磐达制扇有限公司法人李逸说,这些工艺大部分都需要人工完成,其中比较难的是劈丝,十多秒要用刀劈30多根扇丝,还要保证扇丝粗细均匀,长短适中,普通工人至少要半年以上才能掌握好力度。

2017年12月1日起,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筹备两年的特展《扇子上的东方与西方——18至19世纪中西成扇》在馆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广州陈家祠推出。展览集合了英国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格林威治扇子博物馆、剑桥大学菲茨威廉博物馆及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收藏的近70把文物扇子。本刊特邀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馆长黄海妍为读者讲述其中几件文物的故事。从中,我们可以体味出在中西文化交融的大背景下,18至19世纪的欧洲人,被“中国风”折服,对中国文化的追捧之状。

中国折扇,最早出现于宋代,但它不是中国人发明的,据记载折扇是一种舶来品,很多资料都说它来自日本。

郑文琴是劈丝劈得又好又快的女工,以前她在福建打工,做很累的大理石板材切割工作。为了照顾娃娃,她回梅硐从事制扇工作。“现在的工作量不大,每天工作8小时,中午还安排了午饭。”郑文琴已经干了3年多,每个月能拿3000多元的工资,“这在我们梅硐当地算是比较高的工资了。”她说。

欧洲扇子上的“中国风”

永利皇宫 3

汪静宣是负责钻孔的女工,她的老公常年在外地打工,家里不但有生病的哥哥需要照顾,而且还有老人和孩子。以前,为了照顾家人,汪静宣就在附近的工地上打零工,工作不固定,又都是辛苦的体力活。一年前,她进了磐达公司,每月都有两三千元的收入,这让她很满足。

西方制扇的历史可追溯到公元前3000年。希腊人、伊特鲁利亚人和罗马人都使用扇子作为纳凉工具和纪念品。不过,那时的扇子都是团扇而不是折扇。欧洲做的第一把折扇是受到商人从中国或日本带来的折扇的启发而仿制的,时间大约是15世纪。17世纪是欧洲折扇制造业发展的重要时期,到该世纪末,折扇已完全取代了团扇。此时扇骨的材料多样,有象牙、贝壳、玳瑁等,制作工艺有雕刻和镂空,并且装饰有金、银和昂贵的石头,扇面通常印上铜版画,从事成扇制作的工匠也越来越多。

由于象牙质地细密坚韧,便于雕刻,并可染色,一直是名贵的制扇用料。中国早期用象牙雕刻的是团扇,其制作工艺复杂,主要是皇家御用,属于贡品,是扇子中的精品。

万英告诉记者,有些编线的工作,女工们还可以带回家做,这样既能照顾家庭又能挣钱,大家都很珍惜这份工作。女工们心灵手巧,尽量把活儿干好,她们不仅会做团扇,还会做折扇,能根据客户的要求制作各种款式和花色的扇子。

无论是从中国传入欧洲的折扇还是欧洲本地生产的折扇,风靡于上流社会,受到宫廷和贵族妇女的青睐,她们几乎人手一把。当时这些折扇都价格不菲,是贵重的礼品,是高贵身份的象征。

永利皇宫 4

李逸说,现在磐达的扇子几乎全部出口到日本,很受日本客户的欢迎。每年出口到日本的团扇有200万把,磐达的年产值近千万元。

本次展览除了展示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收藏的广州外销成扇外,还展出了多件来自英国三家博物馆收藏的欧洲扇子。这些欧洲扇子的共同特色是都带有中国的元素,这与17、18世纪在欧洲上流社会崇尚中国艺术的时尚密切相关。当时的西方人十分渴望了解中国文化的方方面面,大量中国丝绸、瓷器和茶叶通过广州港出口至欧洲,丰富了西方人的社会生活。中国人艺术化的生活用品,例如扇子、墙纸、漆器、家具等也随之西传,给欧洲人带去诗情画意的清新感受。当时欧洲的家居陈设,中国瓷器、漆器和墙纸都是十分时尚的物品;甚至在一些大型欧洲风景花园里,都会小规模地仿制中国建筑物来点缀其间。欧洲上流社会的这股“中国风”在18世纪70至80年代达到了鼎盛。

如果用象牙制作一把圆形的团扇,首先要从象牙上拉出一条细丝,制作难度非常大,而后来开始制作折扇,工艺就相对简单多了。

扫码观看

“中国风”的流行使得欧洲成扇的制作充盈着中国的元素。从展品中看到,欧洲成扇多数以彩绘纸质作扇面、镂空雕刻象牙作扇骨,扇面上的图案有的模仿中国画;有的正面为欧洲风格的纹饰与题材,背面带有“中国风”,或者在扇面边缘、扇骨下半段、边骨等部分用“中国风”纹饰;还有的则是在同一幅画面里中西纹饰、中西人物并存……

永利皇宫 5

本文由民风习俗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曾为海内外所爱,在欧洲扇出中华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