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利皇宫:民间文学类,非遗时代

- 编辑:463.com永利皇宫 -

永利皇宫:民间文学类,非遗时代

  在所有206项非遗项目中,处于良好状态的约为44.4%,处于一般或具有一定濒危可能的约为39.5%。

  为迎接第八个文化遗产日,加强民间文学类非遗的保护与传承,6月13日至14日,由文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司、中央民族大学主办,中央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承办的民间文学类非遗保护学术研讨会在中央民族大学召开。来自全国民间文学保护领域的专家学者、基层工作人员、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共60余人与会。

传承人保护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核心。……为避免“人走歌息”、“人亡艺绝”再次发生,急需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濒危、传承链条几近断裂、年老体弱的代表性传承人采取抢救性记录措施。

  针对上海非物质文化遗产所呈现出的不同生存现状,高春明提出了资料保存、传承保护与生产性拓展等保护路径。资料保存是针对在当代已没有生存基础的非遗项目,传承发展则是针对具有较好生存发展空间的项目,生产性拓展是指在当代社会具有较好市场前景的项目。

  非遗代表性项目名录申报如果从2003年的民族民间艺术保护工程算起,已经有10个年头。其中,民间文学类的名录申报,主要是从2005年的非遗项目申报开始的。名录申报制度激发了地方申报名录的积极性,而不同地方名录数量的比较,形成了申报名录以数量为成绩标准的竞争,催生了遗产至上的思想。近些年,有些地方这种苗头非常明显,掩盖了非遗申报与保护的真正目的。浙江师范大学教授陈华文指出。

(2013年6月13日在文化部非遗司和中央民族大学主办的“民间文学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学术研讨会上”宣读;发表于《民间文化论坛》2013年第5期—10月出版)

  多路径保护非遗项目

*  ■民间文学保护的核心目的不外乎两个:一是保护人民运用口头艺术的传统进行自我表达的自由,二是记录和保存这种重要的民族精神财富并揭示其内涵。*

“非遗时代”的民间文学及其保护问题(4)

  据了解,上海市共有49项非遗项目被列入国家级名录体系,157项非遗项目被列入市级名录体系,近300项非遗项目列入区级名录体系。此外,还有一大批传承人被命名,一大批传承基地设立。不久前进行的调查显示,上海已列入国家级和市级非遗名录体系的项目中,处于良好或较为良好的项目约占44%,近40%的项目处于一般或者具有一定濒危可能状态,还有16%生存状况较差、濒危现象较为严重.上海市非遗保护中心主任高春明介绍说,在各类非遗项目中,医药类的项目相对而言生存状况较好,杂技竞技类次之,民间文学类的项目处于最为濒危的状态。

  说起文学,人们习惯把它与文人雅士联系在一起,似乎它离日常生活非常远。而说起民间文学,人们却会顿生亲切之感。牛郎织女的传说、梁祝的传说,这些流传久远的民间故事,可谓家喻户晓;格萨尔、玛纳斯、江格尔,这三大史诗在民间艺人的演绎中代代相传。植根于生活,给人无限美好的想象,被人深深地印在心里,这就是民间文学的魅力。

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数据库的建设,将成为《非遗法》规定的“保存”模式的最好的体现和载体,预示着我国将在“数字化”保存的基础上,最终做到人类资源共享。专家们已经为这项工程制定了“技术标准”和“业务标准”两个供全国各省保护中心遵守的标准,可望于近期在全国铺开。按照全国十大门类300个代表性传承人的预期,民间文学类的非遗传承人,当不少于30人。

*永利皇宫,  青浦田山歌是上海唯一民间文学类国家级非遗项目 能唱者仅数十人*

  民间文学是一个最与物质无缘、最与金钱疏离的非遗门类,没有世俗的利益和政绩可言。研讨会上,长期致力于民间文化传承研究保护的刘锡诚的这番话引人深思。

过去,在笔者参与评审传承人时,参与评审的专家们参照魏显德(重庆走马镇)能讲1367个故事,魏显发(重庆走马镇)能讲1141个故事,谭振山(辽宁公民县太平庄)能讲述1040个故事,刘德培(湖北五峰)能讲述508个故事,靳正新(河北耿村)能讲807多个故事,罗成双(湖北伍家沟)能讲417个故事,其他人能讲述500个左右的故事这样的事实,讨论制定了一个以能讲述500个故事作为国家级传承人的门槛。后来有人提出意见说太高了,要降低标准,至今还没有看到领导机关下达的定案。这个抢救工程如能顺利进行,将弥补2005—2009年全国非遗大普查中缺乏应有的民间文学“活态”作品的记录文本材料的历史遗憾。

  高春明建议,要优化非遗项目传承链结构,稳定非遗保护人员队伍,创新非遗保护的管理体制,保证非遗项目的经费需求等。上海市民俗学会会长仲富兰则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政府要重视,民众更要参与。必须要让市民认识到上海民俗资源保护传承与自己生活的城市空间密切相联,与自己的切身利益相关。(来源:东方早报 2012-06-02 04:08)

  重申报,轻保护,忙开发,挣大钱变味保护引发新问题

“十二五”期间,完成300名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的抢救性记录工作。

  早报记者 陈若茜

*  ■民间文学是一个最与物质无缘、最与金钱疏离的非遗门类,没有世俗的利益和政绩可言。*

(四)数字化:民间文学类非遗保护的新模式

  据了解,非遗项目涉及医药、科技、卫生、宗教、商业、旅游等众多门类,保护已遭遇管理失控、难以协调等困难,此外,还面临着基层非遗保护工作人员队伍不稳定,经费投入不足,缺少政策扶持等诸多问题。

  与会者围绕民间文学类非遗保护现状及问题研究、民间文学类非遗保护可持续发展研究、民间文学类非遗传承与创新研究、民间文学类非遗数字化保护研究等议题展开讨论,总结了民间文学类非遗保护经验,进一步探索了民间文学类非遗保护在当代社会环境下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谁在讲,在哪儿讲,讲给谁听断裂的生命链

传承人保护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核心,这一点在文化界和学术界已成共识。我国已命名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共1488人。据文化部非遗司3月份宣布,到去年为止,已去世134人。国家认定的民间文学类的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共有77人(第一批32人,第三批25人,第四批20人)。据笔者不完全统计,谭振山(谭振山故事)、靳正新(耿村民间故事)、魏显德(走马镇民间故事)、何均佑(锡伯族长篇故事)、王安江(贵州台江苗族古歌)等著名的代表性传承人在近年都已相继逝世。这些亡故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是国之宝,他们的亡故,带走了他们所掌握的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无可挽回的。日前,文化部根据“十二五”规划的规定,启动了国家名录中的代表性传承人的抢救工程。规定说:

本文由民风习俗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永利皇宫:民间文学类,非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