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缔盟外交与冷战的发源,

- 编辑:463.com永利皇宫 -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缔盟外交与冷战的发源,

内容摘要:摘要:中印边界问题不仅是涉及中印两国核心国家利益的高度敏感的政治问题,同时也是国内外学术界持续关注的学术问题,而相关学术研究一方面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深受冷战的影响,另一方面学者的研究也力求最大限度地服务于国家利益。印度和欧美学者(主要是英美学者)的研究,根据研究的时间段、主要领域、档案文献的利用程度以及相关论点和结论,大致可分为三个较为明显的时期和三个主要研究流派,即1950年代中后期到1970年代初期的“传统学派”,从1970年代初期到1990年代中期“修正学派”的形成和发展。关键词:中印边界问题“传统学派”“修正学派”“后修正学派”研究趋向。

进入专题: 斯大林   苏联外交   冷战  

图片 1

关键词:边界问题;研究;修正学派;学者;政治问题;档案;传统学派;国家利益;关键词;解密

戴超武  

6月26日-7月7日,由广东省东方历史研究基金会主办,华东师范大学周边国家研究院等承办的第四届“当代史:文献与方法”研习营,在广西民族大学东盟学院举行。来自威斯康星大学、北京大学、香港中文大学、澳门大学、复旦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外交学院等22所海内外高校的30名学员参加了本次研习营。

作者简介:

图片 2

与往届研习营相同,本届研习营仍将中国当代史、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作为关注重点,录取了诸多热衷于冷战时期中国与南亚、东南亚关系研究和中国当代史研究的学员。研习营特邀华东师范大学周边国家研究院高嘉懿老师、游览老师和广西师范学院李玉峰老师作为随营讲师全程参与活动,为学员们解答档案搜集、文献阅读、史料鉴别、论文写作等方面的问题。同时,外交学院陈实老师和黄冈师范学院张威老师和随营讲师一起,参与了学员报告的整个环节,并对学员们的学术论文和研究计划提供了宝贵的建议。

  摘 要:中印边界问题不仅是涉及中印两国核心国家利益的高度敏感的政治问题,同时也是国内外学术界持续关注的学术问题,而相关学术研究一方面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深受冷战的影响,另一方面学者的研究也力求最大限度地服务于国家利益。印度和欧美学者(主要是英美学者)的研究,根据研究的时间段、主要领域、档案文献的利用程度以及相关论点和结论,大致可分为三个较为明显的时期和三个主要研究流派,即1950年代中后期到1970年代初期的“传统学派”,从1970年代初期到1990年代中期“修正学派”的形成和发展,1990年代中后期至今的“后修正学派”。立足于多国解密档案的国际史研究,将是中印边界问题研究的主要趋向。

  

本次研习营的主要安排分为主讲教授报告、专家座谈、学员报告三大板块。笔者从中选择部分内容详加介绍。

  关键词:中印边界问题 “传统学派” “修正学派” “后修正学派” 研究趋向

  【内容提要】对安全的追求,对于形成斯大林在战前、二战中以及战后不同时期的政策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从国内政治看,这种政策不仅是动员苏联人民应对斯大林所认为的即将到来的、新一轮同西方的对抗的手段,而且也是巩固他在苏联最高决策层内地位和权力的一个手段。斯大林是苏联在战后关键问题上,诸如东欧的前途、德国问题以及对日占领问题上采取强硬政策的决策者。斯大林努力主导战后东欧国家的政治发展,其主要目标是要沿着苏联西部边界建立一个安全地带。斯大林认为,这一目标同与西方保持良好关系的需要并不矛盾。斯大林希望苏联在东欧的势力范围可以被英美所承认,以换取苏联承认西方在欧洲其他地区的影响。斯大林对东欧的控制,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担心同英美的合作可能面临失败。然而,斯大林对东欧的控制最终还是被西方认为是挑战西方,从而产生了与他的愿望相反的结果。在这一过程中,苏联对自身安全与意识形态的追求,一方面同西方所坚持的所谓“民主、自决”原则产生了尖锐的矛盾;更为重要的是,苏联的目标同美国日益扩张的在全球的利益发生了严重的冲突,从而使欧洲逐步分裂成为两个敌对的集团。在同西方盟国打交道的过程中,斯大林在较少重要性的问题上,如的里雅斯特问题、其卫星国的赔偿问题以及托管地等问题上表现出灵活性,也愿意作出妥协。而在主要问题上,斯大林则毫不妥协。苏联在战争后期和战后初期对土耳其、伊朗的政策,成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遏制苏联的主要理由,成为导致冷战爆发的重要事件。就这样,苏联和美国这两个战时的盟友,领导着各自的阵营,开始了长达四十年的冷战。

动机判断、学术争议与冷战史研究

  

  

冷战国际史的发展大致可以分为“美苏争霸”、“苏攻美守”和“美攻苏守”三个时期,其中的两次转折均受到中苏关系变化的深刻影响,而探讨这些问题必须依靠中苏双方的档案文献。近年来,俄国档案开放呈现收缩的趋向,加之直接反映决策过程的历史档案数量较少,学界对于中苏关系史的研究存在多处争议,其中之一便是对斯大林各项活动的动机判断。如何利用既有史料研究斯大林的活动动机?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沈志华教授和姚昱教授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图片 3

  【关键词】斯大林 苏联外交 冷战起源

6月26日上午,沈志华教授在开营讲座中提出,对于斯大林各项活动的动机研究应该根据其行事方式及时代背景,而不是简简单单地将斯大林的言论作为其行动的主要目的。

  

沈志华展示了一封1948年斯大林要求毛泽东团结中国各民主党派和民族资产阶级的电报。许多俄国学者据此认为,斯大林的这封电报说明毛泽东团结民主党派的政策是在苏联政府的授意下执行的,而他却认为这种说法是值得商榷的,并列举了几则史料论证自己的观点:其一,抗日战争胜利前夕,毛泽东发表的《论联合政府》阐释了“建立民主的联合政府”的任务;其二,1947年7月7日,中共中央再次提出了“成立联合政府”的口号;其三,1947年10月10日,毛泽东为解放军总部起草了政治宣言,八项政策中的第一条便是成立民主联合政府。

  冷战起源的研究是冷战史研究中最为重要的课题之一。西方学术界在20世纪90年代以前对冷战起源的研究大致可以分为三个主要的学派,即“正统学派”(Traditionalism)、“修正学派”(Revisionism)和“后修正学派”(Post-Revisionism)。“正统学派”的观点主导着20世纪40年代至50年代末的冷战研究,“正统学派”学者强调冷战的起源在于苏联的扩张,迫使美国放弃大国合作的政策,转而采取遏制苏联扩张的合理行动。从20世纪50年代末期开始,冷战研究中崭露头角的“修正学派”则坚持美国在冷战起源中的责任,指出美国以“贸易自由”为突出特点的经济帝国主义,使得苏联不得不采取防御性的措施,将东欧纳入其势力范围之中。而以盖迪斯(John Lewis Gaddis)为代表的“后修正学派”出现于20世纪70年代,其基本的背景除美苏缓和的国际因素外,更为重要的是美国外交档案的陆续解密,使得研究者可以从更为深入的决策层面探讨美国外交战略演变及其对美苏关系的影响。同上述两个学派不同的是,“后修正学派”学者特别关注的是地缘政治和均势的重要性,并未刻意研究冷战爆发的责任问题,他们的重点在于探讨以美国为首和以苏联为首所建立的不同类型的“帝国”及其对战后国际体系演变的意义。[①]

据此,沈志华认为,在中国共产党开始走向胜利之时,毛泽东和中共中央更加重视统一战线和成立联合政府问题,并非斯大林及苏共中央授意的结果。斯大林之所以赞同中共中央采取“统一战线”的方式成立新政府,更多考虑的是顺应中国革命形势。至少可以说明:中共中央要求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苏联因素,并不像以往学者所以为的那样重要。

  冷战结束后,随着俄罗斯档案和东欧各国档案的陆续解密,国际学术界在新的一轮冷战研究的高潮中,出现了所谓的“新冷战史”的研究(the new Cold Warhistory)。[②]在“新冷战史”的研究中,学者们依据多国档案,从多边视角出发,尝试利用新的理论,重新解释冷战的起源。在这一研究过程中,领导人的个性受到了更多的重视,特别是对斯大林在冷战起源中的地位和作用被重新考察。在以往有关斯大林与冷战起源之关系的研究中,既有以施莱辛格(Arthur Schlesinger, Jr)为代表所提出的“偏执狂”因素,也有盖迪斯、祖波克(Vladislav Zubok)等提出的斯大林的“大战略”和“革命-帝国范式”的论点。[③]毫无疑问的是,作为苏联在战时和战后的最高领袖,斯大林在苏联政治体制中的地位是独一无二的。事实表明,美国及西方国家对于冷战格局的形成所起的作用和应承担的责任是再明显不过的。而从现有史料分析,斯大林的个人因素在冷战起源问题上的作用,也值得引起研究者的重视和思考。[④]本文希望通过对一系列史料的梳理和分析,对这一问题进行探讨,以期对冷战起源问题的研究提供某些补充。

沈志华强调,研究者不能因史料本身是真实的,就想当然地认为史料中所述内容也是真实的,档案本身的客观存在并不能说明档案内容的真实存在。为了进一步阐释该说法,他还引用了爱德华·卡尔在《历史是什么?》一书中的话:“没有一个文件能告诉我们比文件的作者想到的更多的东西。”

本文由中国历史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缔盟外交与冷战的发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