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驻雍正心中的另一个人,赶时髦的雍正皇帝

- 编辑:463.com永利皇宫 -

常驻雍正心中的另一个人,赶时髦的雍正皇帝

雍正是一位很爱赶时髦的皇帝,他在给自己打扮上,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他在反对西方传教士传教的同时,又对西方传教士带来的小物件万分喜爱。

雍正十三年

我叫GiuseppeCastiglione,翻译成中文是郎世宁,来自意大利米兰。不过,我已经在中国待了四五十年了,家乡或许早已变得不像家乡,而他乡依旧疏远我如异乡。
  27岁那年,我怀揣对东方的向往和传教的热情踏上了那艘奔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前行的船。那时的欧洲是战火硝烟不断的纷争时期,英法德意西葡各国正争夺海上霸权地位,整个欧洲都是充斥着硝烟味。我主教也受到了来自他教的威胁和竞争,作为教徒的我们都收到了同样外出传教的倡导。我喜欢东方,那个在马可波罗口中遍地黄金的富庶之地,我向往把我神圣的主传递给他们的国民。我终于来到了这个强大而富有的东方大国。
  我去皇宫拜见他们的皇帝。皇帝都是倨傲的,我得小心顺着他们,这样才能让他们相信我的话,相信我的教。皇帝年号康熙,是一个花甲之年的老人,他看上去就是一个雄才伟略的人,年轻时带过兵打过仗,励精图治,谋略过人。他果然不肯答应我的教义,但是他还是宽容地留下我做宫廷画师。我是学过绘画的,西方风格的写实派风景油画、人物油画,康熙皇帝统统不喜欢,我只能学着画东方人的传统造型的画。
  东方人很奇怪,他们使用毛笔作画。这种蘸墨多了要溢少了要重画的工具我始终用不好,我开始顶着严寒酷暑练习毛笔作画、练习中国画。冬天的紫禁城比米兰难熬多了,它的冷渗入骨髓,我还不能把炉火烧太旺,不然炉子上熬的颜料会焦的。就这样哆哆嗦嗦地学着中国画。
  康熙皇帝去世了,他的四子继位,年号雍正。这个皇帝也是个尽职尽责的好皇帝,起码他是个狂热的工作者。他很少的时间会来画室,不过他好像很喜欢我们西方的画法,这时作的画基本上皇帝都十分喜欢,中西方结合的风格。我画了一幅《百骏图》,近景西方写实风格,远景东方山水画法,整个画能看出中西合璧的效果。这种游牧生活的场景让关外的民族看了很触动,雍正皇帝要赏我,我诚惶诚恐请求他赦免被囚禁的传教士,他们和我一样是怀着梦想来到中国,却因传教被抓,我因为画家身份才得以侥幸。皇帝不许,我痛苦万分。雍正帝是一个杀伐果断的人,他为了不让国人信教,杀了很多传教士。
  我困惑不已。我是来传播我圣教的,却做了一个画师;传教的结局几乎都是悲惨的,我却独享荣耀;在庞大的清帝国传教注定失败,我却回不了家。白发已生人已老,可叹可悲异乡人。
  雍正帝驾崩,乾隆爷继位。乾隆皇帝是少年天子,玩性大,喜欢书画艺术,他天天来我画室,作画、收藏,讨论艺术是他酷爱的事,可他不知道,艺术不是我的事业,我想的是让他们理解、相信我的主。乾隆和雍正帝一样对传教士十分严苛,动不动就是打杀。每听到一次囚禁屠杀传教士,我就心里痛苦一次,我有画师这个身份保命,他们喜欢我的画,我可以活下去,甚至一生荣耀,但这都不是我想要的。
  异乡情,惶恐心,惴惴难安;传教士,失败人,郁郁寡欢。我想我会死在这异乡,怀着回家的梦想和回归我主的热情。

关于雍正皇帝,他还有很多的自画像,各个民族的服饰在他的自画像中都有所体现。

雍正在位十三年,从未踏出紫禁城微服私访过,整天除了上朝议事,就是下朝批阅奏折,有时甚至朱笔御批比大臣奏折的字数都要多几倍,事无巨细,每必亲躬;宵衣旰食,勤于政事。这是历史上雍正的严苛冷酷、不苟言笑的一面。

雍正皇帝在平时工作之余是怎么赶时髦的呢?

但是,通过他的一系列在案记载,我们却发现,在刻意古板的雍正心中,还住着另一个灵魂,他爱好艺术、品味极佳,喜欢西洋物件,每有获得,皆欣欣然记录下来。

本文由中国历史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常驻雍正心中的另一个人,赶时髦的雍正皇帝